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听巴恩斯中士说说话

你们好,我叫Bucky。

谢谢校长先生的邀请,让我有机会来这里跟你们说说话。(舔唇)我很高兴最后我坐在了这里,虽然现在我有些紧张,不过你们的眼神和笑容让我感觉很好,但这也让我更紧张了(抿嘴笑),因为我很想回馈你们点什么。

其实一开始我拒绝了校长先生的邀请(顿了顿),他让我讲讲我的经历和我现在的状态。我……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苦笑),我的那些日子,你们或许听说过,那些日子太过……太过……我实在不希望让你们触碰那些……那些黑暗,那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但Steve说如果可以,希望我能够多出来与人们交流,这样对我也有好处,而且他跟我再三肯定你们一定会喜欢我(温柔地笑),你看,他就是这么一个狡猾的家伙,每次都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投降,最后顺了他的意(不好意思地笑)。

所以我想,我不能让你们接触阴影,但我可以把我仅有的光明拿出来分享给你们。

Steve不知道我把他搬出来,你们可千万别告诉他(笑)。

Steve,Steve Rogers(深呼吸),你们或许知道他,你们知道身为美国队长的他,我也知道,我知道战场上的队长,但我比你们知道的多一点,我还知道身为Steve的那个他,所以我想跟你们分享这一部分,跟你们分享我眼里的Steve Rogers。

在他成为美国队长之前,他是个小个子的时候,我和他在布鲁克林的每个巷子里都打过架,麻烦总是像那些顽固的疾病一样找上他,每一次都带着像是要扒他一层皮一样的劲头。而Steve,这个倔脾气的傻小子(无奈的摇摇头),他总是自虐般的按首挺胸的应对那些麻烦,带着他那对所有不公都嗤之以鼻的表情,皱着眉头反驳对方的讥笑,直到激怒对方。

无论是故意找他麻烦的人,还是因他的正义感而恼羞成怒的人,通常他们的行为模式都很一致,就是试图用暴力来让这个小个子屈服。

然而从没有一个人成功过。Steve总是用他那瘦弱的身躯所承载的强大的意志对抗暴力,保护弱小。他永远站在受害者的一方,无论这个受害者是个人还是国家,这也正是他成为美国队长的原因。我想你们都知道,他曾经卸下过美国队长的身份,但是在这里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即便他脱下了那身作战服,放下了盾牌,他也从不会放弃他的信念。他之所以放弃这个身份,不是因为他成为了通缉犯,而是因为这个身份违背了他对自由的坚持,妨碍了他作为一个战士所要履行的责任。

或许你们有的人,不,应该说是全美国的人都认为他是因为我,是因为私人情感而放弃了这个身份,不得不说即便是我深知他的脾气,在当时我也充满了愧疚与不确定。我不确定我是否值得这一切,我愧疚于让他陷入这场纷争,是我的存在让他的形象受到了损害,让他受到舆论的抨击,让他承受那些本不该他承受的责难。

孩子们,我希望你们别误会他,他从未做过任何违背自由与正义的事,他是个名副其实的英雄,他是我见过的最明智最善良最勇敢的人,作为一名战士,我永远会相信他追随他。

我经历过经济萧条,二战,被俘,被控制,我几乎经历过所有最糟糕的事情,我遇到过这种各样的人和事,但Steve我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人,他所拥有的品质让我自惭形秽,我尊敬他崇拜他,无论是在二战的战场上还是布鲁克林的小巷里,他从没有让我失望过。而现在,在我犯下那么多的罪恶之后,在全世界都放弃我的时候,是他不顾遍体鳞伤的唤醒我,是他在枪林弹雨中护住我,是他在我迷失的时候找到了我,是他在我不断下坠的时候拉住了我,他一次次的拯救我,他从没有放弃过我。他是我在地狱中看到的唯一出路,是我黑暗的人生中仅有的阳光……。

这样的一个人却因为我而被夺走了应有的身份和尊重,他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他的盾牌和光辉又一次的犯了傻。

他总是这样做一些傻事让自己遍体鳞伤,(垂下眼帘回忆)我曾在参军前再三叮嘱过他千万别再犯傻,然而事实证明他又把我的话当作了耳旁风,他不仅拖着他动不动就生病的身体去参军,随后又跑去参加了那个见鬼的血清试验(为粗口而歉意的笑)。

我在九头蛇的实验床上被他叫醒的时候还以为是在做梦,后来听完他的解释后气得简直想踢他的屁股(一些善意的笑声),虽然我表现的像是很快就接受了他现在的样子,可我简直不敢去想如果实验失败了他会怎样,而他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去做了那个实验,甚至连一点犹豫都没有。有时候看着他穿着作战服的高大身影,我会恍惚,会万分庆幸实验成功了,然后会对亚伯拉罕·厄斯金博士感激涕零。我比谁都了解Steve的想法,他的责任感使命感正义感都在驱使着他上战场,可他病弱的身体让他在布鲁克林的一场场小型战场里吃了太多的亏,我怕他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鉴于他那一往无前的倔脾气。可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他,我也没办法真正的阻止他,我知道他那小个子里蕴含着多么强大的能量。所以后来当他拥有了与他的灵魂同样强大的身体时,我在担心之余更多的是开心和欣慰。他终于能够去做他认为对的事,我想MR.Rogers和莎拉都会为他感到骄傲的。

可我……(低下头)我在想他们看到现在的Steve是不是会心疼,有时候我会梦到莎拉,她问我为什么答应她的事却没有做到,没有替她保护好Steve,在我能记起来的一部分回忆里莎拉一向对我很温柔,所以我想她一定是很难过才会这样问我。可我没有办法(露出愧疚的表情),Steve用那么认真坚定的表情看着我,他说:“我不介意,不足挂齿”,我一下子就妥协了。

我想就这样自私一次,我不会逃避所有我需要承担的一切,我会忍受所有痛苦,但是我希望能再次跟随他,看顾着他的背后,和他并肩作战。

所以你们就看到了现在的我,看到了这个被救赎后的我。虽然我可能没办法重新回到Barnes中士的样子,但我也绝不会再成为冬兵。

我和Steve还是会继续战斗,不仅是作为一名战士,也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会继续和命运斗争下去,永远不会服输。

谢谢你们能听我说这么多,希望你们能知道你们的倾听给我带来多大的安慰。

值得高兴的是我完成了Steve给我的任务,你们不知道他唠叨起来可不输给老奶奶们(歪头勾起嘴角)。

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见到你们。

谢谢大家。

 

评论(7)
热度(58)
  1. 存文小仓库打油诗Sunday 转载了此文字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