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心之所系,生死相依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两个人,这样只需一个眼神便可相融的两个人。

你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盔甲。

我拥有你时,敢与天争高低;我失去你时,世间万物也再无可期。

当巴基再次露出调侃的笑容时,当队长再次仅为自己舒展眉头时,当他们两个跨越时光与荆棘再次对视时,我们知道,这70年的时光改变了一切却唯独没有改变他们眼中的彼此。

他们并肩作战,相互配合如行云流水,默契行动便如同一人。

他们相互守护,我站在你的面前为你挡枪,你举枪为我看住背后不被偷袭。

他们凝视对方,我全心全意相信你追随你,你挺身护我为我对抗世界。

世间万千的变幻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巴基不仅仅是队长的私事,更是队长坚信这世界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底线。

对于Steve来说,巴基是个英雄,他从小的坚持是巴基和他一起坚守,巴基信任他、敬佩他、守护他,是他的兄长、挚友、亲人。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与巴基一同建立起来的,巴基不仅仅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巴基是在所有人都轻视他时珍惜他热爱他的人,巴基是在艰难岁月中支持他的人,是在黑暗之中发现他光芒的人,这样的人如果连一个普通的人生都无法得到,那么Steve的奋斗和坚持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对于队长来说,巴基是个战士,他追随自己对抗纳粹,每一场战斗都是用生命做赌注,即便是被俘去做过试验,还是义无反顾的追随他出生入死。他和每个二战战士一样,都应该得到美国人民的尊重。他在这70年中被虐待、洗脑、利用,他在一次次的失去自我后又努力找回自己,而当得知这一切后,他自责,他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要背负那些折磨他的人应当背负的罪孽,他用实际行动去赎罪,他坚强的让人心酸,又温柔的让人落泪。

巴基已经失去他完整的人生了,他本该是一位受人敬仰的军人,本该拥有灿烂的人生和平静快乐的生活。他不该承受这一切,那些连想想都让人发抖的事不该发生在他的身上。如果这样的人都不能够得到一个公平的机会,那么无论是作为Steve还是作为队长,一直以来的坚持会被彻底打破。

Steve是美国队长,是二战英雄,是不朽传奇。无论是70年前还是70年后,人们看着的始终是这样的他。这没什么,他习惯了。他接受能力很快,即便是一觉起来发现世界变了个样,他也能照样拯救世界。他接受世人的崇拜,领导复仇者联盟,这个工作他得心应手,并没有比卖国债难到哪里去。只是工作之余,他想脱掉一身工作服,去展览逛逛,看看电影,开个玩笑。

有个人跟他一起看过老电影,拉他去逛展览,会调侃他,会在他跑丢后准确的找到他,而那个人,他却不在这儿。

Steve想他,想他想到不敢和任何人提起他,他没有露出半点痕迹,他小心翼翼的珍藏着属于他一个人的记忆,他像个守财奴般的从不把关于那个人的一切分享给其他人,几乎像是忘了他的存在般的,将他锁在他心里的最深处,不让任何人去触碰。压抑的情感在70年前只爆发过一次,那次后他深眠于海底。70年后这情感再度爆发,没有人能够想象出它会疯狂成什么样子。

从“我不想杀人”到“我要杀光九头蛇的所有人”,从“我可以和你玩儿一整天”的从不认输到“当我一无所有时我有巴基”的束手就擒,能撼动Steve心的始终只有Bucky一人。

70年前,Steve没有能够阻止Bucky坠落,70年后,我想他就是拼了命也会拉住那只下滑的手,即便是与他一起坠入深渊,也绝不再放他一个人。

他们发誓要陪对方到最后,他们没有食言。

盾冬并肩,即便与天下为敌,又有何惧。

评论
热度(86)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