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当千帆过尽,你翩然来临

 (本文纯属瞎掰,盾冬脑残粉疯魔之作,请慎入)


Steve和Bucky一直在等待。

有时他们知道自己在为谁而等,有时不知道。

 

队1里一开始被军队嫌弃的Steve·猩红热风湿高血压心悸乏力心脏病·Rogers惨遭退货,于是他跑去电影院看电影。

一个爱国的上进青年的入伍申请刚遭到拒绝,为啥会那么有闲情逸致跑去看电影?虽然电影刚开始放的是一段超长的征兵广告,但通过前排那个不断叫嚣的家伙我们能够知道,这个放映厅放的正片的确是是电影(而且似乎还是卡通片),那么Steve为什么会想起跑来看电影呢,说实话,以他的经济实力再加上那个年代(虽然Steve是个文青)我也不认为他会在战争时期舍得花大价钱去看电影(即使是在现在这个年代团购个电影票我还嫌贵呢) 

看看他的右手边那个高壮的肩膀,再看看他左手边那个空位(号码似乎是20号),再看看空位旁边的姑娘,我们有理由相信,Steve是和人约好来看电影的,而那个人迟到了(不过其实电影还没正式开始,所以还不算迟到)。

Steve在等着对方,而电影院正好播放征兵广告,所以爱国青年看得很认真很投入,几乎都要忘了自己其实是来看电影的。

这时前排那个毫无爱国情怀的家伙开始不耐烦的瞎嚷嚷,让我们的五讲四美青年如何能看得惯,于是他摆出队长脸:你给我放尊重点!结果那小子果然混账得很,继续ky,搞得旁边正感动得泪目的妹子都很出戏,于是Steve终于忍不住了:你丫给我闭嘴!

此时的Steve不仅是一个爱国青年,他还是一个→被军队嫌弃+被约会对象放鸽子的忧伤青年,所以他在遇到个二流子时理所当然会发展成跟对方约架。 

这里豆芽盾举起了他的初代盾牌——垃圾桶盖。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豆芽盾仍然被反复秒杀,这个时候的Steve不仅是个头上的问题,他的体力和反应力都很弱,小巷里这个高个子挥出的几拳其实速度很并不快而且是从正面直击,完全有可能躲过,但是Steve却一拳没落下,全数用脸接住了。

其实在战斗中个子大力气大也并不完全占优势,小个子同样可以通过灵巧的移动与四两拨千斤的力道制服对方,比如蜘蛛侠,比如王祖蓝。

此刻的Steve虽然精通战略战术,但奈何身兼数病,只有被对方狂虐的份。

但是他却淡定的起身表示,我可以跟你耍一整天!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打架通常是要不就逃跑,要不就打赢,要不就被揍扁,选前两者的大有人在,还从没见过义无反顾的选择后者的。

他选择不逃跑不放弃并不是因为真的想找死,除了Steve与生俱来的骨气和勇敢以外,我想一直以来支撑他的应该是他相信,会有人来与他并肩作战。

 

事实上这不是傲娇豆芽菜第一次口嫌体正直的等着巴基,在队2的回忆里,他刚刚失去亲人,但葬礼上巴基迟到了没有赶上,所以身为布鲁克林白富美的吧唧哥哥就一路追到Steve家求同居。

 导演插入这段回忆的意图在于描述豆芽盾时期巴基对Steve的不离不弃,大家也都被吧唧哥哥深情的till the end感动得不要不要的,那么问题来了,Steve最后到底有没有答应巴基的同居要求?

Steve是个有骨气的汉子,他打架不喜欢逃跑,遇到困难也要自己解决,被军队退货就换个地儿再来,就是这么有骨气有毅力。但他并不是那么不想接受巴基的帮助,就像在小巷里被巴基救了后一样,对于巴基的出现他很高兴,但他仍然说了句:我就快打赢了。巴基也是一样的,在秃壳Zola的那列火车上,当他的手枪没有子弹时他的神情是紧张又带着恐惧的,他是一名战士,但他也是个人,他不是不怕死,而当Steve扔给了他一把枪,又和他合力干掉了那个难缠的家伙之后,他也说了句:我就快干掉他了。

他们心底里都希望对方能来,这并不说明他们软弱,这只因对方不是别人,是在这艰难的人世间唯一的慰藉,是迷失方向时唯一的灯塔。他们不想拒绝对方参与进自己的人生,也不想错失对方人生中每个重大的变故。

所以,虽然Steve看似坚定的表示I believe I can,但最后他绝对会窝进巴基家的沙发垫,听巴基讲讲好玩儿的故事,再帮他擦擦皮鞋,帮Barnes夫人倒倒垃圾的。

在变成豪华盾以前的豆芽菜真的挺傲娇的,盾冬的属性以【豆芽盾/豪华盾、詹吧唧/冬吧唧】为界限拉了个180度的转换,真是一对魔性的cp。

 

然后豆芽盾就升级成了豪华盾,他以为这回终于能精忠报国,赶去前线加入敢死队了,结果没想到加入的是传销组织,帮议员卖起安利来了。队长觉得自己就像是马戏团的猴子(还不如回家给吧唧生猴子(不) 

 我们看到最后一场表演他是去了军队里,实际上我认为去军队表演不一定是议员的主意,因为议员的目标是有钱人是资本家,他要留着队长忽悠他们拿出钱来,前线的士兵无论给不给他们开动员大会,让不让他们搞联欢,他们都是要打仗去的,议员不一定会舍得让队长大老远跑到意大利的前线去给他们打打嘴炮。

所以是不是Steve希望更贴近前线呢?他现在是文艺兵,他的上司不欢迎他,议员只是把他当赚钱工具,他根本不可能像他希望的那样真正的成为一名战士,所以如果他想见到Bucky,直接去问107团在哪儿打仗然后直接去找Bucky是不可能的,那么他申请去战地后方或许能够让美国队长前往战地犒劳战士的消息传出去,大家都来看他的表演,他就可以等着巴基出现在他面前了。

他也的确等到了107团的消息,当他听到Peggy说观众当中有107团的幸存者时,队长的表情立刻就变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名声大噪,但Bucky却始终毫无音讯。 

所以他不再等下去了,他有明确的目标,他要主动出击。

美国队长不愧是美国队长,他在实战经验只是拿嗨爪的外聘——可怜的大舅李建军练练手的前提下,一鼓作气直捣黄龙,利用嗨爪并没什么卵用的监控摄像和松散的警卫,先是放出神队友再去营救雅典娜(×好朋友。(出任CAP,赢取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然而Steve始终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因为他在等一个人的回答。 

小酒馆里这段实在是很有趣,首先巴基为什么不跟其他小伙伴坐在一起?可能有的姑娘就要说了,都坐在一起怎么和队长进行单♂独的谈话?说的太对了!

我觉得正如Steve在等待巴基告诉他他会跟着他的同时,其实巴基也在等Steve问他,他知道此刻的Steve非常需要他的支持,他需要有个人告诉他,我相信你不是因为血清,而是因为你是你。

所以当巴基说:那个布鲁克林打架不会跑的小个子,我跟着他。Steve的眼神从专注的凝视中调开看向桌子上的酒杯,嘴角微微的弯了一下,然后又抬起头对着巴基露出了一个温柔的欣慰的笃定的笑容。这个笑容乍一看很淡,因为嘴角的弯曲幅度不够大,而且并没有露齿,但是注意队长的眼睛,他的瞳孔放大(瞳孔放大是充满愉悦与爱意的表现),专注的凝视着巴基,腮部肌肉鼓起,使得法令纹非常明显。这是一个饱含丰富情感并发自内心感到愉悦的表情。

请大家记住这个笑,这个笑和博物馆里那个影像资料里的笑容一样,在70年后队长醒来的21世纪里再也没有出现过。

 

到这里为止,Steve始终知道自己等待的是什么人,他也知道他等的人一定会出现,不论多久不论多远,他们都能够再次相见。所以他始终很淡定,他的眼神永远是坚定的,有力量的。而70年后醒来的队长,他的眼神是茫然的,有时甚至是无措的,尤其在复联1时,经常能看到他默默的睁着大眼睛看着其他人在热烈的讨论什么,可是他完全无法融入。

后来在队2里他不再那么无措了,眼神里更多是哀伤和无奈。Sam在问他什么能让你开心? 

他认真思考了一下,露出了这样一个表情,眼神涣散,没有焦点,然后给了Sam一个很无奈的回答。

他看向Sam,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其实这不能算是一个微笑,他的眼睛没有笑意,眼神茫然,嘴角紧缩,像是努力的做出一个笑容的动作,但是面部肌肉状态并不是浮现笑容的状态,事实上这是一个无奈的表情。


对比一下两个笑容:什么让你开心?

我不知道。

 

之后Natasha太平洋红娘做的实在是累了,想制定一个洲际弹道导弹一发命中,于是问队长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就没有一个特别的人吗)。

队长表示一个从小在布鲁克林长大,跟我上一个学校,跟我一起打仗,也活了九十多岁的人不那么容易等到(要找个和我类似经历的人不太容易)。

导演兄弟表示,队长您说您要什么?那个丢掉的吧唧?好嘞,马上就给你送到。


Steve不知道他能等到谁,或者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再等谁。

所以当那个人翩然来临,就占据了他的全部脑海。 

当他等到了那个他本以为再也等不到的人时,他的整个世界都不同了。

直到巴基再次出现,队长才真正的move on,他在21世纪醒来后虽然看似在积极的补充很多新的知识,但他从没有真正的融入这个新世界,他所做的都是在缅怀过去,当他不是美国队长,而只是Steve Rogers时,他无所适从,他用只能不断地翻看旧物、去博物馆看旧照片和影像、去看Peggy来度日,除了复联的那群新战友外(或许复联也不曾做到),他几乎不再让任何人融入他的生活。

但是巴基的出现重新点燃了他的世界,他开始接受朋友的帮助(Sam和Natasha),他甚至想在布鲁克林买房子。我想即便他暂时没有找到那个失踪人士,但关于他们今后的生活,大概已经在他的脑子里构思过无数次了。

 

他不再茫然无措,他开始有了明确的目标,他要找到Bucky,带他回家。

这是所有等待中最漫长的一次,也将是最困难的一次。他们中间不仅横亘着70年的时光,还有bucky在九头蛇所遭受的一切。但是这也将是他人生中最值得的一次等待之一,只要能够再度重逢,那么再多的苦难也都是值得的。

 

Steve始终是对的,他永远能够等到那个对的人。

无论是在脏乱的小巷 

还是在战火纷飞的战场

或是变幻莫测的未来

那个人始终踏着坚定的步伐,穿越冰雪与荆棘,一步步的走向他,再度与他相视而笑。

 

 


悲喜剧for Bucky

(巴基视角)

 

长久的等待又算得了什么呢

 

假如,过尽千帆之后

 

你终于出现

(总会有那么一刻的吧) 


当千帆过尽,你翩然来临


斜晖中你的笑容,那样真实


又那样的不可置信


白频洲啊,白频洲


我只剩下一颗悲喜不分的心


才发现原来所有的昨日


都是一种不可少的安排


都只为了,好在此刻


 

让你温柔怜惜的拥我入怀

(我也许会流泪,也许不会) 

 

当千帆过尽,你翩然来临

 

我将藏起所有的酸辛

只是

 在白频洲上啊,白频洲上

 那如云雾般依旧漂浮着的

是我一丝淡淡的哀伤

 

FIN.

 

评论(10)
热度(323)
  1. 失落的山鬼打油诗Sunday 转载了此文字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