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盾冬]The Starry Night星夜(第二夜)

 

梗概:关于队长和巴基在小酒馆的回忆(后半部分配合音乐食用更佳

第一夜请戳

2.

被战火波及过的街道与房屋残破不堪,瓦砾与破碎的桌椅散乱的摆放在房子的角落,这栋房子的屋顶早已经破了个大洞根本就遮挡不住什么。

昏暗的废墟寂静无声,只有街道上偶尔疾驰而过的军用卡车制造出一些轰鸣,寒风刮过外墙,将上面被撕掉半边的海报掀起,被一闪而过的车灯一照才能看见上面写着啤酒的优惠价格,而旁边的一张还算完好的海报上印着的则是所有人都爱着的美国队长和他的咆哮突击队。

这是一间废弃的小酒馆,它的主人曾用美国队长和他的伙伴们最爱的酒馆的名号来招揽生意,曾经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酒馆,如今因为战争而变成一片废墟。

但如果这时有人驻足片刻细心留意的话就会发现,房子里面坐着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他面前的小圆桌上摆着一瓶酒、两个酒杯和一叠纸。

他将两个酒杯里都倒了酒,像是在等什么人,可过了很久他都是在自斟自饮,并没有看到另一个人赴约。

这时男人将手中借着昏暗的光线正在看的那页纸放回桌上,拿起酒杯仰起头一口将半杯威士忌全都喝了下去,随后又拿起酒瓶倒了一杯。

这个男人就是墙上所贴着的海报上的主角,美国队长Steve Rogers。

而此刻他和海报上气宇轩昂英姿飒爽的样子完全不同,他双眼无神脸色惨白,即便现在他身处繁华热闹的街道上也不一定会有人认出他就是那个战场上英勇无畏的英雄。

Steve所坐的地方上方的瓦片已经不见了,透过那个卡车轮胎大的破洞能够看到璀璨的星空。

冬日的寒风从破洞吹进来,这种挂在皮肤表面像刀割一样疼的风却似乎对Steve并没有什么影响,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手指不断地摩挲着桌上的那叠纸。

Steve觉得自己的脑髓大概是被冻僵了,硬邦邦的结成了一个大冰坨,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都没想还是想的东西太多才会这样。

麻木从大脑延伸到指尖,僵硬的手指仿佛最后垂死挣扎一般的抽搐了一下,Steve看着眼前的两个酒杯,杯中的液体在昏暗的光线下泛着奇异的光。

Steve觉得自己像个瘾君子一样,被那液体吸引,迫不及待想一口喝下。

他想醉倒,他不想醒来。

他突然发狠的一口气喝掉杯中的酒,紧接着又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然后再重复这个动作,一次又一次。

然而直到那一大瓶酒一滴不剩为止,他还是感觉不到一点儿醉意。他愤恨的将空酒瓶摔在角落,整个人摊在椅子上没了声息。

“这可不公平啊伙计,我还想把你结结实实的灌醉一回呢。”

Bucky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Steve看到他坐在旁边,转过头来对自己弯起了嘴角。

而还没等Steve伸出手去抓住他,Bucky模糊的身影又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中。

Steve等着眼前空荡荡的地面,又看了看对面的酒杯,闭了闭眼,默默地起身拿了一瓶没开的酒,打开瓶塞倒满了自己的酒杯。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装醉。”呯,两个酒杯碰了一下。

然后他就听到了那个带着点鼻音的软绵绵的笑声,就像他们第一次在这个小酒馆里喝酒的那天,Bucky在吧台旁频频发出的带点酒意的笑声一样。

他看到Bucky一个人坐在吧台旁,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酒,刚洗完头发,后脑勺那里还没有完全干,颜色比其他地方要深一些,显得露出的一小节脖颈更白皙。

Steve忍不住走向他,他想看看他前面的刘海有没有干透,或者,跟他说说话。

而这时bucky像是知道他会过来一样,转过头看向他,并在看到Steve的瞬间就弯起嘴角。

“看吧,我告诉过你,他们是一群傻瓜。”

Steve在他的左手边坐了下来,就像他们一贯的坐法那样。

Bucky喝了一口酒,而他则低下头,缩紧了心脏,他要问一件很重要的事,他迫切渴望一个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那你呢?你愿意跟着美国队长出生入死吗?”

Steve一说完就屏住了呼吸,抬眼看向Bucky,然后他就听到了他一生中听到过的最动听的回答。

“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打起架来从不逃跑,我跟着他。”

他凝视着那双灰绿色的眼睛,觉得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大得吓人,他不得不移开视线,假装自己开始对桌上的酒杯感兴趣了。

他想说些什么,介于他现在浑身躁动着一股劲儿,但他却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就如同以前无数次Bucky让他感受到的情感一样,他再一次的为自己能够拥有这样一个朋友而感到无上的荣幸和满足。

那一刻的Steve觉得自己简直能够做成任何事,即便是军营里所有人为他欢呼时他也没有这样热血沸腾的感觉,而此刻Bucky的信任却让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而这些仿佛要将他燃尽的情感却在他的极力克制下不露出一丝痕迹,尽数都藏进了他的眼底。

所以即使美艳的卡特特工穿着那身热火的红色长裙来到他面前时,他都表现的极为淡定。

天知道他当然欣赏这位睿智魅力的女士,他甚至因为她的邀舞而有些窃喜。

不过,当他看到Bucky有些诧异的目光和低垂的眼帘时,又觉得不是那么高兴了。

他当然知道Bucky不会真的因此而嫉妒,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够遇到一个欣赏的姑娘,也热衷于把自己拉进各种人堆儿里。

但是不知怎么的,他又矛盾的想让Bucky因此而生气,或者干脆大骂他一顿,而别只是开玩笑似的抱怨。

“我成透明的了,现在换成我了,这可真不好受。”Bucky苦笑着舔舔嘴唇。

“别太难过,或许她还有个闺蜜呢。”

Steve歪着嘴角有些坏心眼的假装安慰他,实则想刺激他一下,看看他气恼的反应。

他们又回到了吧台前坐下,Bucky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酒,然后又要了一杯。

“还记得我硬拉着你去双人约会吗?”

“当然,我完全被无视了。”

“这不会是报复吧?”

“怎么会呢。”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Bucky又喝了两杯,他眼角泛红,眼神也开始有些迷蒙。他像每次喝醉了时一样笑容越发甜蜜。“我说Steve,你这都喝了几杯了,怎么还这么精神?”

“血清的关系,我喝不醉。”

“什么?”Bucky瞪圆了他的大眼睛斜睨着Steve,“好不容易等到你身体好了,我还想把你结结实实的灌醉一回呢。”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装醉给你看。”Steve耸耸肩故意露出一副炫耀似的表情逗他。

“这可太不公平了。”Bucky摇摇头瘪嘴露出一个很委屈的表情,“你不该错过这个,当你心情糟糕时会需要它的。”

“得了吧伙计,至少得有一个人清醒不是?否则谁把你的脑袋从门口的地上捞起来啊。”Steve不以为意的笑着把手掌贴到对方的后脖颈摩挲了几下。

“你以后会因此而难受的Steve。”Bucky的表情更委屈了,大眼睛里开始浮现出水气,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哭出来了。

Steve没想到Bucky会因为自己不能喝醉而难过,他简直有些手足无措了。

“嘿,没关系的,我这不是还有你嘛兄弟,我心情糟透了的时候,你可以讲几个你那冷得要命的笑话给我听,这样我就会因为不得不给你捧场而打起精神来的。”

“连笑点都get不到的人没有资格嘲笑我。”Bucky似乎被Steve的吐槽转移了注意力,他转过头露出嫌弃脸,在看向Steve的时候脸颊蹭过Steve搭在他后脖颈上的手掌,两个人同时被对方的热度烫了一下。

看着又重新露出笑容的Bucky,Steve觉得即便是有不开心的事,只要见着这笑容就会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一切都还有着希望。

但当时的他并没有想过,如果Bucky不在他身边,他要怎么办。

这时的他也不知道,Bucky真的说中了,当他需要喝醉却喝不醉的时候,痛苦更加无比清晰,而那个唯一能够安慰他的人,他却不在这儿了。

Steve是被脸上刺痛的感觉从回忆中拉出来的,他抬起僵硬的手指在脸上摸了摸,发现脸上是湿的,而且已经被冷风吹得冰凉。

他有些懊恼,他不想被打断,他需要回忆来替代酒精的作用。

他得继续,他想把自己放到那个晚上,再感受一次那份感动与欢喜。

那天晚上的一切此刻都在他脑海里活了起来,鲜明清晰得象是他不知怎么行走在了时空当中,回到那个晚上看着那一切在他眼前上演。

他还记得背景之中不断回旋着那首动听的旋律,歌手的深情低沉的嗓音将一切都带到了他的眼前,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Bucky的呼吸与脉搏……

“Hey,cap,你的搭档可真辣。”

Gabe Jones的声音让Steve和Bucky都回过头,突击队的成员们一个个都围了过来,哥俩好的搭着Bucky的肩。

“哦,当然,毫无疑问。”Steve瞄了瞄Bucky半敞的衣领中露出的锁骨和弯弯的红唇。

“她可真美,那身红裙太适合她了。”Jim Morita赞叹道。

“Oh,I thought you mean Bucky.”Steve眨眨眼,“She’s cute too.”

“Come on,Cap.”队员们不满的露出嫌弃脸,“少来这些虚的,那可是卡特特工。”

“队长,你可是得到了高岭之花的青睐,她居然亲自来向你邀舞。”

James Falsworth也凑过来倚在吧台上,“这可是个好机会啊,队长,好好施展你的魅力,让她沉醉在你的怀抱里吧!”

“Yeah,Cap,Show her who’s the boss!”

周围的人开始吹口哨,而Bucky则笑得简直要跌下椅子了。

Steve涨红了脸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可没经历过这个,虽然自从成为了美国队长后,不少姑娘对他展现了不同程度的好感,但从没有这么认真的被人谈论过。

他无措的看向Bucky,然后在对方无辜的表情和事不关己的耸肩下觉得有点不甘心只有自己一个人被大家调侃,所以他故意露出苦笑,“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但我不会跳舞。”

“What?!”全员震惊了,只有bucky稳稳坐在高脚凳上淡定的喝了口酒,唇角很可疑的弯起,似乎是在偷笑。

“万人迷美国队长居然不会跳舞,这可不行。”Jim Morita故作严肃的摇摇头。

“天啊队长,你连舞都不会跳,怎么和姑娘们约会?你该不会是到现在还保留着初吻吧?”Gabe朝着Steve挤眉弄眼的。

“哦,闭嘴吧你们,队长可是见识过成群的姑娘们的大腿。”Timothy Dugan喝了口酒,然后伸出手臂在Steve的肩膀上拍了拍,“但是——无意冒犯,队长——那大概让你害羞的不知道该看哪里吧。”

“这真令人难过,亲爱的甜心,只要一支舞就能让卡特特工从此不再理你了。”

Steve什么话都说不出,只能微微红着脸,任由他们调侃自己。

他的确不知道怎么跟女士相处,就连卡特特工,除了谈论工作以外,他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去跟她交谈。

他永远不知道那些女孩儿在想些什么,他总是搞不懂她们的意思,所以在她们面前,他总是吃瘪。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并不会因此觉得难堪,只不过这个短板就这么被揪出来明晃晃的摆在那里让大家谈论,他还是有点不适应。

Steve觉得没什么,但显然旁边有人坐不住了。

那个刚刚还挂着迷糊的傻笑,坐在旁边看热闹的人,此刻一下子挺直了背脊,他一把揽过Steve,冲着队友们大声反驳。“谁说Steve不会跳舞,他可是舞池小霸王!”

“得了吧,Barnes,我知道你们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但队长他自己都承认了。”

“布鲁克林有一半的姑娘都和他跳过舞,她们简直爱死他了,但我们的队长并不是滥情的人,他不可能跟每一位姑娘约会,他要等对的那个人,是的,没错,美国队长他还是个情圣。”bucky又微微的抬起下巴,露出了那个让Steve非常熟悉的骄傲神情。

每一次bucky在跟别人,尤其是欺负或是看不起Steve的人描述他的时候,他就会带着这个仿佛Steve是个拯救了世界的英雄一样的表情,企图让对方自惭形秽。

“bucky……”Steve轻轻地叫了他一声,试图阻止他继续夸大自己的“附加”技能。

但bucky显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舔了舔沾着点酒的嘴唇,倾身向前故作神秘的压低嗓音:“他的舞姿可是连布鲁克林之花都为之倾倒,无数次向他邀舞,但Steve从没答应过。”说完他扫视了一遍众人,在收到了惊讶和敬佩的目光后,继续补充自己的发言。

“谦虚是Steve最优秀的品质之一,他一向善于将自己描绘成一个毫无所长的普通人,但你要懂得自己分辨,瞧瞧他的画就知道了,尽管他声称自己不擅长画画,但这并不妨碍那些画诠释出它的美丽。”

在众人一脸信服的表情下,bucky满意的点了点头。

Steve有点儿无奈又纵容的看着bucky,他深深的觉得要论演说能力,bucky更适合担任美国队长,他能说服任何人,能让资本家们心甘情愿拿钱出来。

然而这个愉快的夜晚并没有这样就结束,在Steve天真的以为他们该换下一话题的时候,Timothy Dugan放了大招。

“队长,为我们跳一支舞吧,算是庆祝我们平安,我们会为你鼓掌欢呼的。”这个提议一出口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在酒精和灯光的作用下,兴奋值达到了顶峰。

“这……这不行,我没有舞伴……”Steve彻底傻眼了,他根本不会跳舞,这让他怎么应付得来。

“这里这么多人随你选啊队长,我相信即便你抢了其他男士的舞伴,他们也不会介意的。”

“来吧Dance king!”

Steve被堵的说不出话,他将视线从Dugan身上移开,一转头就看到了bucky那双含笑的大眼睛,然后慌乱就像是烟雾一样,被风一吹,幽幽的散了开。

他穿过几个队员的身前,走到bucky面前,伸出手,歪了歪脑袋,露出了一个“你也跑不掉”的表情说道:“Shallwe?”

Bucky的表情像是惊讶又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但随即他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甜蜜的笑容:“当然,我怎么会拒绝你呢。”

“Oh,yeah!派对小王子和舞池小霸王共舞,我们可太有眼福了!”Gabe兴奋地简直要跳起来了。

小酒馆里原本欢快的乐曲临近尾声,老板示意乐队换一首适合舒缓的歌曲。

Bucky在拉着Steve走向舞池的时候低声在他耳边说:“我跳女步,你只要跟着我的脚步进退旋转就好,镇定些Steve,你很聪明的。”

Steve觉得自己的耳朵被bucky说话的气流弄得有点痒,他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然后意识到了他们已经快到舞池中央了。

小酒馆并不大,当他们随着曲子的前奏来到舞池中央,Steve搂住bucky的腰,而bucky将他的手放到Steve的手中的时候,男歌手唱出了第一句歌词。

 

You're in my arms,                           你在我怀中

And all the world is gone,              世界都已远去

The music playing on,                     音乐响起

For only two,                                     只为你我

 

凝视着Bucky那双像是星辰一样闪亮的眼睛,Steve觉得不只是世界,连宇宙是否还存在都与他无关了。他随着bucky的脚步移动,就像是以前在布鲁克林时,他跟随着bucky的脚步跑遍布鲁克林的大街小巷一样。他们默契地进退,优雅地旋转,像是bucky已经教过他无数遍一样,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So close together,                                靠的那么近

And when I'm with you,                        而当我和你在一起

So close to feeling alive                          近到能够感受到生命

 

Steve有些生涩的舞步已经在第一次旋转中迅速成熟起来,看来血清不仅增强了他的体质,也改善了他的肢体协调能力。

Bucky赞叹的看着他,Steve看到他的嘴唇动了动,说了句什么,但声音太清,立即就被音乐掩盖了。于是Steve收紧了搂着bucky的手臂,并做了一个询问的表情,试图听清bucky的话。

“你跳的真好Steve,简直不像第一次跳。”bucky为了让Steve听清他低声说的话,在Steve的怀里又向他贴近了一些,距离近的简直像是要贴在一起了。

“哦,毕竟我也在舞台上揍了几百回希特勒了,总要有点收获不是?”Steve打算报复一下Bucky刚刚让他耳朵痒痒的那一下,所以他把嘴唇几乎是贴在了对方的耳朵上。

“真让人伤心,我还以为总有一天能教你跳舞呢。”bucky也缩了一下脖子。

“你当然能,我怎么会拒绝你呢。”

“哦,听听,说得好像你多好说话似的,你拒绝了我无数次了,倔强的小子。”

“我拒绝的不是你,是布鲁克林之花。”

于是两人因为这无聊的对话而相视笑了起来,布鲁克林之花本人笑得像是真的从官方那里得到了这个称号的授权一样。

 

A life goes by,                                         生活不断前行

Romantic dreams must die,                  浪漫的梦终究会醒

So I bid mine goodbye,                         所以我向你道别

And never knew,                                        却从不知道

So close was waiting,                             我所等待的

Waiting here with you,                           就是等待与你靠近

And now,                                                     而现在

forever, I know,                                          我终于知道

All that I want is to hold you,                我想要的就是抱紧你

So close,                                                   紧紧地

 

然后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只是望着彼此,并不说话,他们的脚步随着音乐旋转,他们的思想随着歌声飘荡,而他们的眼睛只注视着对方。

温暖的灯光,轻缓的舞步,醉人的气味,还有对方眼中映出的自己。

Steve突然觉得,这就是他的人生,他一直追寻的自由和平,这种温暖的,让人胸口发烫的感觉,他想让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得到,他希望每个人都有权利来享受这种时刻。

他为谁而战?他为这一刻而战。

为每个人都能够拥有这样的人生而战。

他看着bucky旋转,看着他离开自己的怀抱旋出又转回,他们忽远忽近,bucky的手在他的手中是温热的,他握紧了那只左手,然后再一次的bucky旋出了他的怀抱。

 

So close to reaching,                              我们如此接近

That famous happy end                             那传说中的幸福结局

Almost believing,                                     几乎要相信

This one's not pretend,                           这一次不是假的

Now you're beside me                               现在你就在我身边

And look how far we've come,               我却发现我们是那么遥远

So far,We are,                                          我们离得那么远

So close...                                                      又那么近

 

Steve猛地睁开了眼。


TBC.

 


 

评论(2)
热度(24)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