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盾冬]The Starry Night 星夜 (第一夜)

时间点:从Bucky坠落到和Steve重逢,有回忆穿插

名字:没错,就是梵高的那幅油画

*小言文风慎入



冬季的北半球,冰霜绵延千里,被寒风肆虐过的地方看不出太多痕迹,厚重的积雪看起来蓬松柔软,但只有真正踏上去才会发现,顶上是一层霜冰。它们在白天经过太阳的照射薄薄的化了一层,到了傍晚温度骤降,将最上面的一层冻成了隔膜。

天色越发暗了下来,所以当Steve抬起头来时,轻易就找到了冬季最亮的那颗星。

“Steve,看到没有,那颗、就是那颗,那颗就是天狼星。”Bucky回过头对着Steve微微弯起嘴角,“当那颗星出现的时候,你就能看到我了。”

Steve想起以前他们在布鲁克林的日子,那时候他们没什么钱,Steve又总是生病,所以Bucky常常要打点工才能维持他们的开销。但无论做什么样的工作,Bucky总是能在天刚放黑的时候赶回来和Steve一起吃饭。

最初的时候Steve坚持不让Bucky出去打工,他可以多接一些插画的活或者帮人临摹油画,至少不会让他们饿肚子,但是Bucky总是有办法说服Steve,他可不会放弃多一些认识姑娘的机会,而且他希望他们能够过得再好一点,至少能有钱买一些营养品,让Steve减少一些生病的次数。

所以当Steve抓着Bucky不让他出门时,Bucky只好无奈的保证不会找晚上的工作,并再三发誓天黑就回家,最后还搬出哄女孩儿的那一套,让Steve天天找星星找到眼花。

可是Bucky,天狼星已经出现了,你又在哪儿呢?

“队长……”GabeJones看着眼前的Steve,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此刻的Steve双眼通红,脸上被枯枝划出许多细小的伤口,头盔早已不知去向,制服上沾满了积雪,而脸上的表情更是让人不忍去看。

他们已经找了大半个山谷,却一无所获。因为列车开得太快,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Barnes掉在了哪儿。

Gabe知道Barnes掉下山谷是在他控制了列车主控室之后,他正纳闷队长和队副这次动作怎么那么慢时,就看到Steve从远处的车厢狂奔过来,口中还大喊停车。列车长被Steve瞪着通红的双眼恶狠狠地拿枪指着,吓得哆嗦着停了车。

Gabe从没见过那样的Steve,他简直像发了疯,如果不是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美国队长,Gabe简直要以为这是另一个人了。

他们是Steve领导的咆哮突击队,他们一起战斗,他见过Steve各种各样的面貌,可没有一次是这样的。

Steve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紧紧盯着窗外,脸色惨白,嘴唇哆哆嗦嗦的在嘟囔着什么,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

Gabe心中升起的不祥预感在听到Steve的喃喃自语的内容时被证实了。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Steve就在列车停下的瞬间用盾牌砸开了车门冲了出去。

Gabe赶紧用无线电呼叫队友增援。

Steve的状态太差了,他甚至忘了他们是在执行任务,擅自离队已经是大忌,如果任务失败,情况会更糟。

幸好没有暴风雪要来的迹象,Gabe在队员赶到确保了Dr.Zola之后连忙顺着Steve的脚印追去。

当Gabe再次见到Steve的时候,他正一动不动地跪在山谷下的一片空旷的雪地上。Gabe原以为他会看到Steve疯狂的寻找Barnes的身影,但他死气沉沉的样子简直更糟。

雪地上到处都是凌乱的踩踏痕迹,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可见Steve已经找遍了这里,但却依然没有见到Barnes半点踪影。

就在他以为Steve会一直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直到天长地久时,Steve将双手狠狠地插到雪地里使劲的攥紧了拳头。

他猛地仰起头朝着已是繁星点点夜空大喊:“BUCKY!”

Gabe觉得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他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才发现眼角有些湿润,但眼眶也随即因寒风而变得冰凉,因此他的脑子反而清醒了不少。

当他看到Steve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寻找时,他终于忍不住上前拉住了他。

Steve脸上的表情让他开始恨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恨自己要如此残忍的对待Steve,但是他还是拉住了他。

“队长。”见Steve没有一点反应,Gabe加大了音量又叫了一声。

他站到Steve的对面,双手握住他的胳膊,但Steve甚至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双眼只是盯着空中虚无的一个点,神情呆滞,Gabe不得不加大手中的力量并将他整个人晃了晃。

Steve的视线终于集中到他的身上,那一瞬间Gabe以为Steve已经认不得他了。

“队长……”Gabe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别再找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就知道了Steve一定是听进去了,因为他整个人一下子显得非常的慌乱,眼中甚至流露出了惊恐的神色。Gabe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这种糟糕的感觉了,眼前这个以勇敢与坚定著称的男人,连约翰·施密特都没有让他露出过这种表情,他也以为他永远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而此刻,因为Bucky Barnes,他轻易就将这么脆弱不堪一击的表情显露了出来。

这一刻Gabe几乎想做出点什么疯狂的事。

“Steve……他……死了。”

但是最后他还是残忍的说出了这句话。

他看到Steve的瞳孔迅速的收缩,然后他用嘶哑的声音低声说了一句话。

“怎么办……”

Steve一向有很多计划,他一向善于制定计划,他总是知道应该怎么做,或者即便不知道,他也会先行动了再说。他从来没怕过什么,在布鲁克林被揍时没怕过,伪造证件去参军时没怕过,做血清实验的时候没怕过,单枪匹马只身深入敌营时没怕过。

可是现在,SteveRogers害怕了。

他反复的呢喃着Bucky的名字,假装Bucky还在他身边。

Steve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Bucky掉下山谷的那一幕,他控制不住的回想着每一个细节。Bucky用力抓住栏杆的左手,他奋力伸向自己的右手,他紧抿的嘴唇,他深深地望着自己的绿眼睛,他跌落的姿势,他绝望的叫喊……

Bucky……Bucky……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找不到你 ,我不仅没能抓住你,现在还把你弄丢了。我当时就应该跟你一起跳下去,在看着那个把手松动的时候,我就应该越过去抱住你,跟你一起掉下去,这样落地的时候我还可以垫在你的身下,我当时为什么没那么做!

你一定掉在哪片雪地里,或许还会有棵松树能把你挂住也说不定,你一定很不好受,身上肯定有很多擦伤,有的地方会有骨折,不过没关系,我会治好你。我会找到你,你要坚持住,你那么坚强,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你一定会等我找到你的对吗?你冷不冷,你躺在雪地里一定很冷,你的左臂还疼不疼,之前的那个伤还没好,是不是很疼?如果挂到树枝,说不定伤口又要裂开了……

树枝,对,树枝!

Steve猛地把挡在自己前面的人推开,盾牌也撇在了地上,他跌跌撞撞的跑到松树茂密的地方,爬到一颗最高最大的松树上。

树上的积雪簌簌的凋落,他不顾不断落到脸上的雪块,踩着树枝,很快就爬到了树顶。

站在高处能够看得很远,远处的雪山,身后的断崖,还有那辆列车,都越发的清晰,可是到处都没有Bucky的身影。

Steve松开脚下的树枝,双手抱着树干迅速的向下滑去,打算再去爬另一棵树。

他感受着下落的失重感,眼前有些恍惚,周围的一切景物似乎都逐渐远去……

那年圣诞节前夕,也是这样寒冷的天气,纽约刚下了第七场雪,Steve和Bucky都很兴奋。

那几个月Steve的身体一直很好,Bucky很高兴,他提前一个礼拜就开始筹划着怎么过一个完美的圣诞节。他们把攒的钱拿出一部分买了半只火鸡,Steve在饭店的后巷捡了几根用过的蜡烛,隔壁的威尔森太太慷慨的送了他们一些干果馅饼和小蛋糕,Bucky打工的地方分发了一点硬邦邦的牛肉干,他们还打算再拿点钱买点啤酒,这样七拼八凑下来也是一顿丰盛的圣诞夜大餐。

不过知道圣诞的前一天,他们才发现,他们忘了最重要的东西——圣诞树,于是两个小伙子决定自己动手来砍一颗最好看的。

不过,对于十几岁的少年来说,太大的圣诞树他们根本搬不动,所以,他们打算偷偷地在这里拥有最大豪宅的汤普逊家的后花园里找一颗小松树,砍掉它的上半身。

汤普森家的人总是趾高气昂的,而且他们家的两个少爷尤其爱找Bucky的麻烦,他们甚至故意开车撞Bucky,这让Steve也很恼火,所以在前几天他们又对Bucky做了一次恶劣的恶作剧之后,Bucky决定偷他们一颗圣诞树报复他们。

他们偷偷地潜进园子里,Steve眼尖的发现已经有一颗松树被砍伐掉了。

冬天的时候园丁不会出来工作,而主人家已经得到了他们今年的圣诞树,所以不必担心有人会突然出现发现他们。

Bucky很快就在角落里找到了一颗半高的松树,他兴奋的回头对Steve招手,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把一点生锈的锯子。

“Steve,你看这棵树长得可真正点,笔直笔直的,跟你的性格似的。”Bucky在Steve走近后压低声音对他说道。

事实上这棵树虽然没有完全成材,但对于两个未成年的小子来说还是太高了,Bucky围着松树转了两圈后,搓了搓手踏上树干开始向上爬。但他没爬多高就发现Steve也正抱着树开始往上爬。

Bucky皱起眉头,低头瞪着Steve:“Hey,Steve,介不介意告诉我你现在在干吗?”

“爬树。”

“……我是问你你为什么要上来,你应该在下面接应我,我以为这一点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

“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弱?连爬树都不行?”

“当然不!……接应的工作更重要,万一被发现就糟了,所以你要在下面把风,我负责砍树就好了。”Bucky努力说服Steve在爬的不算高之前赶紧下去,万一他要是摔下去怎么办,Bucky可不想让他冒这个风险。

“你要用手砍树吗?”Steve晃了晃他背上背的锯,耸了耸肩。

“……”Bucky抿了抿嘴,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委屈。

Steve一向觉得Bucky什么都会,所以砍树忘记带工具这种低级错误发生在Bucky身上让Steve觉得他有点蠢得可爱,而Bucky嘴角向下露出的那个带点委屈的表情又让Steve忍不住更想欺负他。

但随后Bucky伸向他的手让Steve有些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而Bucky看到Steve怔忪的表情则被逗乐了,他冲着Steve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甜蜜的笑脸。

月亮此刻已经升到了半空,月光柔柔的洒在Bucky的身后,将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银边,他在半空中向Steve伸出一只手,看起来就像是天使来拯救Steve。Steve被这个画面震住了,他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逐渐膨胀,涨得他的胸腔都有些发痛。

他在Bucky察觉自己的异样之前伸出手去握住了那只手,在Bucky的引领下迅速爬到了和他平行的位置

他们选好了位置后,就分别握住锯的两头,开始一前一后一退一进的来回拉扯,这情景看起来有点可笑,一来一往像是在跳交际舞一样,两个人傻乎乎的看着对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本就不粗的松树很快就从中间断裂向旁边倒去,但两个人没有防备,Steve的身子一歪,脚就从下面踩的树枝上划开,整个人顺着树干向下坠。

“Steve,grip my hand!”Bucky大吃一惊,在Steve抓住旁边一个小树枝时伸手过去抓住了Steve的胳膊。

直到靠近地面Bucky也没松开抓着Steve的手,最后他们跳到了砍断的树尖旁边的雪地里,一落地就气喘吁吁地倒在雪里。

两个人喘了一会儿,等呼吸平稳后默默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同时扑的一声笑了出来。

他们躺在雪地里一身狼狈,Steve的金发上还粘了一堆松针,看起来像个黄毛刺猬,而bucky的袖子划破了一个洞,鞋也掉了。

“你的新发型可真帅Steve,应该让那些姑娘们都看看,包管她们会立马爱上你。”

“而你现在的样子会让姑娘们退避三舍,Sweety Bucky可要砸了招牌了,我一定要把你这个样子画下来,给姑娘们看看。”

“You are punk..”

“Jerk.”

两个人又对着笑了起来。

“你又救了我一次,Buck,我都快数不清有多少次了,什么时候我也能救你一次啊。”

“你在诅咒我吗臭小子,为什么我会需要你救?”Bucky举起拳头在Steve肩膀上轻轻锤了一下,“我希望你救我,可那得是在你安全的情况下,Steve,别为了救我而受伤。”

Steve看着Bucky那双认真的眼睛,觉得手上被树枝划伤的火辣辣的感觉似乎也传达到了他的眼里和心里,他得使劲咬住嘴唇才忍住即将夺目而出的眼泪。

“好啦,我们收工喽!”Bucky欢快的跳了起来拍拍身上的雪,扛起他们的那颗战利品,回头叫Steve跟上。

Steve愣愣的看着Bucky不断走远的身影,忽然一阵心慌,他觉得Bucky就要消失了。Steve急坏了,他奋力的向前想要拉住Bucky的左手,可是却发现自己抓空了。

Steve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然后他觉得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臂,他一转头,发现Gabe担心的望着自己。

“Steve,别这样。”

“Gabe,你也来帮我找Bucky?”

“我们该走了,Captain。”Gabe咬咬牙,握紧了Steve的手臂。

“可是,我还没找到Bucky……”

那个时候Bucky拉住了他。

“我走了,他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而他没能握住Bucky的手。

“你们得让我找到他……哪怕……哪怕是尸体,我也得把他带回去。”

……

“Steve,It’s time.” 


TBC.

评论(6)
热度(45)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