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语死早病理诊断及治疗(上)

本故事纯属瞎掰,如有冒犯敬请见谅。

罔顾节操的小甜饼,慎入。

————————————

附录:

 

                                                治疗方案

 

经过神盾7级以上的专家们会诊后,0384号患者治疗方案初步确定。

首先已排除患者因语死早而带来的生理不适,因此患者无需办理入院,可以继续正常的生活与工作。

介于患者所属病症的特殊性,我院将会指派实习医生进行跟踪观察治疗。

治疗期主要分为一下几个部分。

第一治疗期:鼓励患者与特殊对象多沟通,克服特殊对象对患者带来的症状。(初期需避免特殊对象单方面发起的肢体接触,以免患者病情加重)

第二治疗期:模拟采访情景,训练患者流畅回答问题。(初期请避免患者同时面对特殊对象与采访,否则有病情加重的危险)

第三治疗期:模拟大型公共场合,使患者可以自然接触人群。(初期请避免特殊对象混入人群,否则患者可能会消极面对治疗)

第四治疗期:结合以上几点因素,以特殊对象+采访+人群的方式,根治语死早病症。(此项需主治医师签字同意方可进入该阶段)

整个周期大约需要持续1~3年时间,具体情况参考观察报告以调整治疗方案。 

院方意见:同意  

记录人员签字:Scarlett Johansson

 

 

                                        特定对象档案(加密)

姓名:Chris Evans

星座:双子座

身高:184cm

所在地: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弗雷明汉

与患者关系:同事(我们不太熟——患者语)

是否同意参与辅助治疗:同意!!!

当事人签字:Chris Evans

 

 

                                     第一治疗期跟踪观察报告1


日期:XX年XX月XX日

报告内容:与辅助治疗对象进行“聊”疗

报告人:Anthony Mackie

首先,本人不得不遗憾的指出一点,患者的不配合是第一期治疗进度缓慢的主要因素,患者的态度非常消极,“我不能因为自己的问题去麻烦他,我们……我们没那么熟。”患者舔着嘴唇如是说道。幸好在本人尽心负责、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患者终于同意尝试与辅助治疗对象尝试接触,这在最初的阶段来说是个好的开始。

与患者相比,辅助治疗对象(以下简称C)意外地积极配合(甚至莫名其妙一直不停谢我),他答应我们会多于患者交流,甚至表示可以24小时贴身配合治疗,不过患者(以下简称S)委婉的拒绝了他(其实本人觉得这提议挺好的),面对拒绝C表现出了些许失落,但随即就振奋了精神,邀请S与本人共进午餐。

用餐时S依旧很安静,为了不使整个过程尴尬,本人不得不挺身而出活跃气氛。经过本人机智幽默的发言,S明显与本人建立了友好亲切的病患关系,作为观察员,本人认为本人已经完美的完成了与病人之间的精神对接。经过一顿饭后,可以明显的感觉到S在于本人进行对话时是非常放松的状态,他能够及时幽默地接下本人抛出的笑料,并在得到回应后发出愉快的笑声,餐桌上的气氛渐入佳境。然而就在此时,C对着S问了一句话,S瞬间就恢复到了小心翼翼的状态,而且有发病迹象。就本人观察,S在听到C的问题后一秒之内眨眼不下4次,同时舔了一下嘴唇,最后用牙齿咬住了下唇。下面就是S与C的一段对话。

C:“你为什么不会这样对着我笑?”

S:(⊙_⊙)

C:“为什么我是辅助治疗对象?当然,我很愿意帮你,但为什么我会成为你需要治疗的原因?”

S:“呃……这个,嗯……你知道、Chris、这是因为……就是……嗯,那个……”

C:“因为和你认识这么久依然能让你语死早的人只有我?”

S:“或许?嗯……我不知道,你知道的……我、嗯……经常这样,就……可能……不只对……你?”

C:“你是在怕我吗?”

S:“没、没有、呃……怎、怎么会呢……”

C:“……”

本人:╮(╯▽╰)╭

在C一针见血戳破治疗本质原因之后有些垂头丧气,当然,垂头丧气是本人推断出来的,因为他的眼神似乎没有刚见到本人时那么友好了,而且他居然只为他和S买了单完全没有管本人,“医师您的外勤午餐费应该会由医院报销吧,我就不跟您客气了。”他露出假兮兮的笑容如是道。(助理医师根本没有外勤就餐补贴!)最后本人秉承着医界良心为这顿一客餐一百多刀的午餐买了单。

在愉快又糟心的午餐后,本人与S和C一同去了他们的工作现场。本人发现S与会诊时所预料的不同,他十分受欢迎,也很喜欢与同事交谈,甚至很爱开玩笑,与我们能够看到的影像资料里的表现完全不同。但是当C出现时,S的病发症状就开始显现,精神紧张、盗汗(t恤后襟都湿了)、眼神闪烁、低头回避视线。C在他身边出现的时间越长,症状就越严重,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S匆匆逃离,再次单方面终止了治疗进程,对此C露出了十分遗憾(失落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S在离开C身边后默默地躲进了自己的车中,而C不愧是一位高尚的、纯粹的、有道德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有益于患者的辅助治疗对象,他三步并作两步跟着S身后进了吊车。本人凭借多年的从医经验,预感这是要出大事儿治疗可能会有进展,所以立即紧随其后以便就近观察。

C先是截住了S即将关闭的车门,随后在S的惊呼中啪的一声牢牢地关上了车门。房车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本人被关在门外根本听不到两位观察对象的对话,但这并不能阻挡本人对临床科研所具备的热情,幸好本人机智的在离开医院时带了听诊器,将听诊器贴着车窗,可以隐约听到里面的声音。

以下是观察对象在车内对话的不完全记录。(打了“……”的地方有的是听不清的,有的则是患者发病的症状)

S:“Chris……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C:“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我也想知道你……我的原因。”

S:“……困扰…………对不起。”

C:“当然……喜欢……的样子……你不必担心。”

S:“我也……”

C:“……可以看着我的眼睛说吗?”(终于听清一句)

S:“……”

C:“……”

然后就再也听不清了,很抱歉。过了一会儿C打开车门出来了,而本人在他发现之前敏捷的闪到了一旁。据本人远距离观察,C的脸色不算太好,看来进一步沟通宣告失败。而在这之后,直到晚饭,两位观察对象都没有交谈,S也没有跟本人提起C,没有工作的时候只是一直在车里准备工作的事情。

趁这段时间,本人思考了一下两位观察对象在车里的对话,本人凭借多年临床经验,将听到的部分结合本人的推理补全了整个对话。

以下是推测版本1:

S:“Chris……很感谢你对我病情治疗提供的帮助。”

C:“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立场,毕竟我们是同事,要经常合作,我也想知道你的语死早为什么会针对我的原因。”

S:“看来我给你造成了困扰……对不起。”

C:“当然不是,你又不是故意的,肯定也不喜欢自己语死早的样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不必担心。”

S:“我也这样想。”

C:“以后你在和我聊天时可以看着我的眼睛说吗?”

但是最后的沉默和C出来时的表情,似乎都昭示着这个要求已经宣告失败。S拒绝了C。

以上就是本人的推测,如果各位专家还有其他想法,欢迎来电与本人沟通。

第一治疗期的第一天,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不过介于本人机敏细致的观察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信息,本次报告对疗程也是至关重要的。至于第一期治疗是否有效可行,本人认为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以上。

 

TBC.

 


 

 

 


评论(16)
热度(121)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