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正确攻略上司的方法part1

下克上总裁AU

脑洞来自 @挖坑作死小分队 太太

这个是我俩合写的,一人一章,第一章是我,下章就是挖坑太太

所以想看下一章的小伙伴请去她那里催更嘿嘿

这章掉的节操算我的,seb对不起,跪下磕头

但是lo主不是个逗比,请相信我


1.

从客观的角度来说SebastianStan绝对是一个谨慎理智的人,当然,这绝不是源于他个人的盲目自信,这份评价在他的维基百科上也有,原原本本一字不落。什么?你说他为什么会有自己的维基百科,哦,拜托聪明点吧,当然因为他是个名人,商业名人,就是俗称的,霸、道、总、裁。

大部分时候Sebastian都是一个极为可靠的人,他非常懂得自己要什么,总是能够按部就班的做好每件事。比如,工作时极少出纰漏,即便出现问题他也能够及时应对,否则你们以为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怎么会那么老实安静。再比如,即使私底下和他的那些死党们玩得再疯,他也能很好的掌握分寸,绝不会因宿醉耽误第二天的正事儿,呃,黑眼圈是自带的,不能算。

总而言之,他处事秉承着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方针,尽量细致周到的做好他认为应该做的事,剩下的就交给耶稣基督了。直到目前为止,耶稣还是蛮给他的面子的,衣食无忧顺风顺水,人们都认为Sebastian Stan就是个人生赢家。

但是,此刻Sebastian却觉得耶稣大概是抛弃他了,难道是因为上周陪妈妈去做礼拜时不小心打了瞌睡,耶稣大大生气了?否则,一向谨慎的他怎么会从昨天到现在连续犯错,最后更是阴沟里翻船,被困在这个五尺见方的厕所隔间里。

是的,他,SebastianStan堂堂一个企业总裁,被困在自家公司的厕所里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原因是……没、带、纸!

就因为他没有及时发现厕所里的纸用光了,在上完了一个大号之后才想起来上完厕所是要擦屁股的,结果把自己陷在了这个窘困的境况里,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他的助理Anthony昨天因为去夜店接喝醉的他,跟骚扰他的混混发生冲突,打了一架后现在在医院躺着,根本不可能给他送厕纸。

而他进卫生间的时候刚好是午休时间开始,公司员工基本上都去吃饭了,大概要下午两点才会陆续回来,现在才12点,也就是说他还要在这里坐2个小时!

在这段时间里他其实也没闲着,他仔细地观察了周围一切可利用的事物,打算为自己寻找出一个脱困的方法,但是他失望的发现,周围的环境根本提供不出一个可行性方案,这个小隔间里根本没有多余的物品,四周墙壁光可鉴人,地上的防滑砖也是干干净净,甚至连垃圾桶里都是空荡荡的连用过的厕纸都没有,连个二次使用的机会都不留给他,清洁员到底为什么那么勤快,他们难道不知道有些东西是可以循环再利用的吗!而且,他们为什么不适时地回来检查一下,说不定厕所里会有需要帮助的人呢,比如、比如晕倒在里面的老人啊,不小心被卡在里面的熊孩子啊,还有、还有没带厕纸被困住的人啊什么的,真是太不尽职了,差评!回去就扣他们工资!

还有还有,厕纸没了为什么不赶快补上?公司差钱吗!啊?!等他出去了一定要下命令,每个隔间都要放一箱厕纸!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难道真要打电话给他的那些朋友?不!绝对不行!那帮损友,只要有一个知道了,就相当于全世界都知道了,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Mr.Stan曾经上厕所没带纸被困在厕所里一个小时,他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还是继续等人来吧,到时候他就假装普通职员,让人从门缝里递进来,等人走了他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就不会有人知道他这件糗事。OK,就这么办,Sebastian你太TMD机智了!

但是,就这么干等着好无聊,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把这个小隔间研究透了,这个区域有四块正方形地砖,每块边长30厘米,有一块边角有缺口,另一块有裂痕还有一块烧焦泛黄的印子,应该是以前有人抽烟留下的痕迹,天花板靠右侧有一个防火栓的感应阀,这些都很无聊,隔间的门板还比较有意思点,有人在角落里写了字,但很多都被人擦过有些模糊不清,只有一个能依稀看出是个词,是在此刻的Sebastian看来有些讽刺的词——interesting。

有趣个鬼啊!你试试看被困在厕所里看看有不有趣啊!

Sebastian火大的想抬起脚来踹那个碍眼的词,结果他发现他的脚,麻了……

怪不得他已经不像之前那样觉得屁股凉飕飕的了,原来是下半身坐得已经没知觉了,擦!再这么坐着腰椎不会出事儿吧,他可不想半身不遂,他的男子雄风还要再战70年呢!

他看了看手表,为什么才过了5分钟,他研究门板上的模糊字迹还研究了好久呢,为什么过得这么慢?!

Sebastian嘟着嘴开始捶腿,已经彻底麻掉的腿刚开始捶起来就跟捶木头一样没什么感觉,可一旦稍微回过一点血,就开始泛麻,难受的像是一千只蚂蚁在你腿上咬,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简直让人抓心挠肝,而且根本不能动一点,只要稍微碰一下就更是难受的想杀人。

Sebastian疼的龇牙咧嘴的,表情瞬息万变简直就是颜艺界的翘楚,他咬着牙,硬忍着这种折磨,还是一下一下的捶着腿,这样双腿才能尽快恢复正常。

等他折腾完后发现,有了知觉的屁股已经拔凉拔凉的了,而后面那里已经因为时间太长而风干了,他都不用动都能感觉到那里的干涩。

Sebastian的脑子里现在就只剩下一连串F打头的那个词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得了,他也不等了,求人不如求己,他自己去隔壁间拿纸好了。

在给自己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后,Sebastian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一边克服心里那如同踩到狗屎一样的洁癖感一边骂着shit,然后把耳朵靠近门板听了听外头的动静,确定没人后打开了隔间的门。

重新看到了门外的世界,Sebastian简直感动得想哭,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啊,连那些小便池此刻看起来也是那么的可爱可亲。

他的隔间是靠在最外面的,离门最近,他需要去隔壁的隔间看看有没有纸。他可不想沾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不能提上裤子,他只能用双手拎着,用两膝盖半夹着裤子免得掉下去,一步步挪很费劲。

当他刚挪到隔壁间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清晰的笑声。

Sebastian心中一惊,一个转头发现身后站了一个男人,他被吓得手一松,裤子整个掉了下去,露出了两条精细的小腿。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Sebastian发挥了他敏捷的运动神经,一个箭步冲回了隔间,锁上了门。

现在F字开头的词已经根本无法表达Sebastian崩溃的心情了,他只能不断地安慰自己,外面那个男人应该没看清自己的长相,没事的没事的,就算看清了他也不一定认得自己。

怀着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想法Sebastian坐在坐便上反复给自己洗脑催眠,然后他突然发现,他情急之下钻进的,是他本来呆着的那个没有纸的隔间……

很好,这真是太好了,还有比这更艹蛋的事儿吗!

这时外面的流水声停了下来,那个男人似乎洗完手了。

但是他的脚步声却不是向外,而是逐渐接近Sebastian所在的隔间,然后在他的门前停了下来。

“咳,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那个男人忽然开口问。

“……”Sebastian觉得经过了今天,以后他的意志力应该会更上一层楼。

别以为他没听出来这个家伙看似关心的问话里都带着浓浓的笑意,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要笑就大声笑,当心憋出内伤!

“要是不需要帮忙,我可走了。”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而这次却是非常温柔的语气。

可是这话的内容有点不对劲,为什么Sebastian听出了一种调戏的意味?

“……你……你能不能帮我拿点纸?”

Sebastian已经放弃挣扎了,就让他沉沦下去吧,他已经不想要这张脸了,心好累。

还好男人这次没有笑,他只是去抽出了一些纸从门缝下面递了进来。

Sebastian顿时对他心生感激,在听到对方出去的脚步声后迅速的解决了问题,提好裤子走出去洗手。

短时间内他都不想再来这个卫生间了,不,连这个楼层都不想来了。

幸好那个家伙也已经走了,而且他应该不认识自己,否则Sebastian真的没法在自己公司混下去了。而且,关键的问题是,当时他心太慌根本都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就算想封口都没处找人去。

开玩笑,他SebastianStan可是名人,这种事传出去,他还要不要在商界混了?跟他好过的那些女星名模们会怎么想,那些等着看他笑话的竞争对手会怎么笑他,以后他还能不能愉快的跟人玩耍了?

他看着镜子中那个脸颊泛红的自己,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运气真是衰到家了,虽然这是件小事儿,但也足够打击到他的男性自尊了,他完全没想到会有人突然进来,早知道会有人进来他就不出去了啊。

算了,大不了以后他随时都自备厕纸,以免再发生这种情况。

Sebastian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问题后转身走出了卫生间,心里捉摸着要不然干脆把这个男厕封掉算了。

结果他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第二次的。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那个声音又带着浓浓的笑意传来,“Mr.Stan.”

Sebastian看着对方盈满笑意的眼睛,一瞬间有种眼前一黑的感觉。

 

TBC.


评论(18)
热度(161)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