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默念(下)

前情请戳 


老实说,Sebastian还蛮喜欢剧组每个周末去放松一下的小惯例,一群人喝喝酒聊聊天玩儿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游戏,可以使整个剧组成员之间更融洽也可以培养彼此之间的默契。

不过遗憾的是,今天他实在不在状态,况且白天的打戏有点重让他有些吃不消,所以他谢绝了组员们的邀请,一卸完妆就回到房间蒙头大睡。

不过大概是因为疲乏或是小腿的肌肉拉伤还没好,Sebastian并没有进入深度睡眠,他飘荡到了一个混沌区间,像个幽灵一样。

周围似乎都是雾,可能还有一些干枯的树杈盘桓交错,灌木杂草层层叠叠,错落的枯木似乎都将他们干瘪的手指像亡魂一样朝他伸过来。

有的地方或许还有沼泽,偶尔冒着大大小小的暗灰色气泡,像是魔戒中摩多外的森林,而Sebastian就像是一个面对可怕怪物的小男孩儿,他跌跌撞撞的想逃离那里,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害怕这些东西,可心里不断上升的恐惧令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冷打颤。

他奋力的跑着跑着身体忽然就轻快起来,他发现自己可以飞,然后他就到了一片像是彩虹之国的地方,那里温暖明亮还泛着阵阵花香,令他的心中感到无比的舒服惬意。

然后他就看到了Chris,他看到他的背影,高大坚实,温和笃定的站在那儿,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麦子成熟的颜色,仿佛比起真实的挂在天空中的太阳,那才象征着光明和希望。

Sebastian像无数次那样,想要亲近对方的心几乎抑制不住,不久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到达对方的身边,因为他发现那双藏着浩瀚星海的双眸正望着自己,并对自己伸出了手。

Sebastian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他围着Chris飞来飞去,有时落在Chris的肩膀上,有时停在Chris伸出的指尖上。Chris会对着他说话,他会把心底想说的话都告诉他,他每天都陪着他,晚上就睡在他的枕边,听着他的呼吸入睡。

可是有一天Chris不再需要他了,他有了陪伴他的人,他开始对他视而不见,甚至当他凑上前的时候,Chris挥舞着手臂将他赶到一旁。巨大的痛苦让他的身体变得越发沉重,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更是将他的翅膀打散变得残破不堪,飓风将他拍打在地,他再也飞不起来了。

他奋力挥动翅膀想回到Chris的身边,却只来得及看到Chris在转身离去前瞥向他那毫无感情的一眼。

那一眼让Sebastian浑身冷得一个激灵,身上密密麻麻的出了层虚汗,他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单。

Sebastian坐起身,抬起双手抹了一把脸,睡梦中出的汗在他的t恤上印出了一圈印记,浑身的黏腻让他极不舒服,房间里没开空调,这会儿有些闷热,这更让他觉得透不过气来。

他看了眼床边的时钟,他并没有睡太久,他觉得像是过了一生那么长的梦实际上只有一个多小时。

梦里Chris最后的那个眼神依旧留在他的脑海里,那更让他几乎无法呼吸,他需要出去透透气。

这个时期酒店里几乎没什么别的客人,剧组的人也基本都出去了,Sebastian一路上连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没有遇到,整个大楼寂静的像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一样。

Sebastian路过二楼西侧的露台时看到了游泳池中倒映着的月亮,突然就被吸引了。他从侧面的楼梯下去走到泳池边,看着水里的月亮发了一会儿呆。

今晚的月亮不是满月,不那么圆,白白的有点像……有点像……Chris的脸?

天呐!Sebastian晃晃脑袋,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不能看到什么都想到Chris!

Sebastian在泳池边坐下,脱掉鞋子将双脚伸进水里,搅乱了水中的倒影和浮现在上面的那张Chris的脸。

水温比较适中,脚放到里面还蛮舒服的,Sebastian在搅乱了一池沉静之后心里豁然开朗,居然还有点恶作剧后的窃喜,他轻快地用脚踢了会儿水花,很快又有点不满足了。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灯光照亮整个泳池,Sebastian回头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站起身来,脱掉被汗染过的t恤,又解开牛仔裤的扣子拉下拉链,脱掉身上的束缚。

这种独自一个人干坏事的感觉让Sebastian非常兴奋,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内肾上腺激素的分泌比例正蹭蹭的往上窜。

哦,难道你就没有过这种想法吗,在空无一人的游泳池脱个精光,然后来个深水炸弹,在水里游个尽兴,想像自己是条美人鱼,正在等着王子的那艘大船。

Sebastian将脱掉的牛仔裤甩到一边,又在空中踢了它一脚,将那条可怜的紧身裤踹出去老远,然后两个十指一勾,脱下了身上仅剩的内裤。

现在他可是赤条条的了,但周围没人,他完全不用感到羞涩。

他兴奋地眯起眼睛,咬住下唇,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喔噢!”

Sebastian自己喊了一嗓子助兴,然后再泳池边一跃,像一颗大石头砸进了水里。

“哇哦!哈哈哈哈哈哈!”从水里冒出一颗头的Sebastian放肆的大笑,然后扑腾扑腾的打起水花。

他甚至在水中倒立,并且用腿摆了几个造型,滑稽的模仿了那些花样游泳的姑娘们。

这姿势可不是普通的累人,Sebastian现在可佩服那些美丽的姑娘了。

然后他开始游起泳来,他可擅长自由泳了,瞧,他游得多好,他觉得他都可以去参加奥运会的选拔,哦,还有蛙泳,蛙泳也很有趣,腿要弓起来,腿……

Sebastian突然觉得小腿很疼,像是抽筋了,又像是肌肉拉伤的抽痛,他不知道,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袭击了他,让他在水中失去了平衡,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下沉。

游泳池的水说深不深说浅不浅,但对于此刻的Sebastian来说,水面就像天边的繁星那样遥不可及,他挣扎着想浮上去,但水底像是有无数只手在向下拖他,他像是陷进了那个冒着气泡的沼泽,四面八方的水向他涌来,恐惧带着死亡的气息瞬间侵袭而来。

“God!Help me!Help!Help!”

他想呼救,可是他根本说不出话,他的胸口像是要炸开,脑袋里嗡嗡作响,他的腿像是已经脱离了身体,他几乎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似乎比起小腿上的疼痛,得不到新鲜空气的肺部更加钝痛难忍。

“Help!Help me!”Sebastian在心里尖叫呼喊,胸腔的胀痛告诉他,闭气已经达到极限,他就要死了吗?

“Help me,Chris!!!”Sebastian痛苦的睁开双眼,看到水面上的刺眼的白光,终于忍不住呛了一口水。

他又梦到自己变成了蝴蝶,似乎被罩在一个玻璃罩里,就像小王子给他的玫瑰花罩的那个玻璃罩。

只不过现在玻璃罩里的氧气快没了,他快不能呼吸了,这倒是跟溺水有异曲同工之妙,Sebastian苦笑着想。

就在他快要死了的时候,有人拿走了那个玻璃罩,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他又有力气了,他又可以飞了。

他抬起头,飞到半空,终于在逆光中看清了那个拿起玻璃罩的人——是Chris。

Sebastian激动起来,他感到胸口涨得满满的,有什么东西像是要溢出来了,然后他就真的忍不住咳了两声,意识回笼,他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Chris。

Chris的胳膊正架着他的腋下,紧紧地搂着他,带他游向岸边。

“seb,你还好吗?”听到他的咳声,Chris立即出声询问。

他甚至等不到将他扶上岸,急于确定他的情况。他将他贴在岸边,两条胳膊都架在他的腋下,手掌贴着泳池壁,仔细地打量眼前的人。

“Ch……Chris……”Sebastian在接连的咳嗽后,大口呼吸着空气,胸口随着呼吸剧烈起伏,时而蹭到Chris的衣服上。

Sebastian看着眼前湿漉漉的Chris,他甚至还穿着衬衫和西裤,而它们现在都泡在水里。

听到了回应,Chris急切的神情平静了一些,但随即他就想到了些什么似的,瞪着Sebastian泛红的眼角一言不发。

“谢谢你,Chris,咳,你救了我。”Sebastian感激的看着Chris,如果不是他刚好出现,今天他真的会淹死在这儿。

但是Chris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皱紧了眉头继续瞪着Sebastian。

Sebastian被他看得有点不知所措,他在Chris的视线下慢慢地低下了头,Chris现在虽然没有留胡子少了总裁的威严,但那张严肃的队长脸还是让Sebastian莫名的一阵心虚。

他盯着Chris胸口前的扣子,心里直犯嘀咕,Chris依旧沉默,保持着将他固定在水边的姿势,动都不动一下。

Chris在生气吗?Sebastian想,他应该是再生自己的气。

“对!我现在很生气!”Chris突然开口,但内容却让Sebastian不禁又抬起头来与他对视。

“我很生气,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没命了,如果不是我在那儿,如果我没有发现你,你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Chris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剧烈起伏的胸膛和紧缩的瞳孔都显示出他的情绪此刻非常激动。

Sebastian被他沉重的语气和话里的内容刺激的浑身轻微的抖了一下,紧贴着他的Chris明显的察觉到了。

“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Sebastian咬住下唇,即使是一向凡事想得开的他也是知道害怕的。

“不做准备就下水,这么凉的水还要游泳,还脱个精光,又做各种耗费体力的动作,你这完全是自找的,你是三岁小孩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对、对不起。”

“对不起?你是该说对不起,你让自己陷入这种危险里,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任!”虽然Sebastian的颤抖和认错让Chris心软,但他还是要骂醒他,让他好好地长长记性。

天晓得,刚刚的那一幕差点让他的心脏都停了,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当时没有因为那个声音而回头看一眼,Sebastian现在会怎么样。

他在二楼的露台看到Sebastian的时候,他只是坐在泳池旁边用脚打着水花,那有点天真的样子让Chris完全移不开眼,而Sebastian的下个动作却让他彻底傻了眼,他就在他眼前欢快的脱了个精光,借着泳池周围的灯光,Chris可以清晰地看清他身上的每寸线条,那性感的肌理和Sebastian脸上的笑容都使Chris热血沸腾。然后他就看到那个身影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一头扎进了水里,像条灵巧的鱼儿在水中嬉戏,美好的样子在月光下简直像条美丽的美人鱼。

Chris看到这里实在是按捺不住想靠近Sebastian的心,他转身想走下露台去加入这个月下仙子的游戏,没想到刚走两步,那个最近总是困扰着他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那个声音说,Help me,Chris!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声音的主人,没想到看到了让他为之窒息的情景,Sebastian正在水中挣扎着下沉,Chris顾不得别的,疾步跳下露台,跳入水中将Sebastian捞了起来。

Sebastian紧闭的眼睛让他心急如焚,幸好他在头露出水面后就咳了几声,睁开了眼睛。

Chris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听见那个声音,没有回头,而是慢慢转身走下露台,只要再晚上几秒钟,Sebastian就会彻底失去呼吸。

Chris看着眼前低着头小声道歉的Sebastian不禁收紧圈着他腋下的手臂。

“Chris,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别生气……”Sebastian也觉得自己心血来潮的行为实在是该打,他太过兴奋甚至连游泳前最基本的预备运动都没有做……

等一下,有哪里不对……

“Chris,你……都看见了?”

肯定是的,Chris肯定从头到尾都看到了,他连他没做准备动作,脱个精光,做了各种耗费体力的运动都知道,天啊,他没脸见人了!

Sebastian随即又想到,他现在在水下的身体也是完全赤裸的,而Chris正紧紧地贴着他!

Sebastian不自觉的挣扎了一下,但他羞耻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更敏感的能感受到Chris了。

“当然,否则你以为我是怎么救你的?”Chris当然也感受到了怀中人的挣扎,但他完全没有想要松开对方的意愿。

“……”Sebastian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处于劣势的状态,他虽然心虚,他却又有些不服气。

可是,面对救命恩人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呃也是……难不成还会是听到我的呼救么……”Sebastian嘿嘿的干笑了两声附和着Chris。

“我的确是听到了你的呼救。”

“什么?!”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Sebastian惊讶的张大了嘴。

“是的,我能够听到你心里的声音。”

“这……这不可能!”

“当然可能。”Chris笑着将右手放到Sebastian的后颈轻揉着试图安慰他。

“你……你怎么可能听到我在想什么?”

“没办法全听到,只能偶尔的听到几句,不过……”Chris神秘的笑笑,“我听到你说想要我,我想,这也够了,不是吗?”

“你还听到什么……”Sebastian紧张的吞着口水,看着渐渐贴近的Chris的脸。

“我还听到……”Chris渐渐收回声音,终于含住了自己觊觎已久的嘴唇。

良久当Chris终于放开快窒息的Sebastian之后,他坏心的在怀里人的耳边回答:“等上去后我就告诉你我还听到了什么,不过,我可不会去帮你捡回被你踢得老远的衣服哦。”

Sebastian只能看着笑得一脸阴险的Chris,认命的在对方露骨的视线下爬上了岸。

Sebastian良心建议,不要随便裸泳,没人的晚上也不行!


FIN.

评论(11)
热度(115)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