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默念(上)

人与人之间如果能够相互产生好感,是因为脑电波相似的缘故。如果你想知道你们之间是否有这种潜在的默契存在,你就集中精力,拼命想着某件事,如果他感应到,就证明你们的脑电波是相似的。

                                                                                ——卫斯理的心里默念


“Chris……Chris……Chris……”

Chris猛地回头,却只看到在身后激烈讨论分镜头的导演兄弟和四周默默工作的剧组人员。

这是第几次了?

那个细碎飘忽的声音像是老式唱片中的情歌,婉转恳切的轻声呢喃着他的名字,仿佛是在向他倾诉、引诱、甚至是……索爱……

Chris不知道这念头是哪儿冒出来的,但那个慵懒沙哑的声音在瞬间就侵袭了他的脑海,音量不大音频不高,却奇妙的与他的大脑发生了共振反应,仿佛是Sennheiser耳机中传出的古典音乐,散发着大提琴的芬芳,将他每一个脑细胞都环绕起来,传达着那声音中细腻温润的情感,清晰而又迅猛的俘获住Chris的心神。

与前几次不同,Chris不会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了。如果说之前的几次是轻微焦虑与工作疲劳叠加的后果,那这次呢?

“Chris……”

那现在呢?

“Chris……”

那个声音似乎是响在Chris的耳边,但等他竖起耳朵仔细去听时却又只能听到现场杂乱的声音,这时他又觉得那声音只是飘荡在他的脑海里,忽高忽低起伏连绵,仿佛将他与外界隔离,又仿佛是穿越了嘈杂的噪音,坚定的传达到了他的耳中。

“Chris……”

Chris确定自己现在很清醒,他觉得自己甚至能够分离出一部分自己升至半空俯瞰整个片场,像是Google的3D地图,准确的将现场的每个人定位,以确定他们都不可能在叫他的名字。

他甚至能够描绘出十几米开外正在被冬兵团队包围的冬兵本尊、片场天后、嗨爪头牌的Sebastian一动不动的姿态,在团队整理完他的装备后,他会用他清亮甜腻的嗓音道声谢。

这声音……

Chris发现Sebastian的声音竟跟自己听到的那个声音非常相似,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名字,但语调的婉转起合简直一模一样,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会那样叫他的名字了。

他发现,Sebastian很少当面叫他的名字,仅有的几次也只是小声的停留在嘴边。他的名字在Sebastian那里似乎成为一个魔咒,或者又像是他身上的柠檬香,幽幽的,如果你不仔细去感受,就会错过。

Chris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希望能够明白Sebastian到底在想些什么的想法过于强烈,才会出现对方在喊他名字的幻觉。

瞧,现在那个声音又没有了。

Chris想自己又该约Dr.Watson聊聊了。

这时导演示意准备开始拍摄,Chris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不去想那个恼人的幻觉,他拿起盾牌在导演的action的口令下全力向着Sebastian的方向冲去。

Sebastian戴着面罩的脸上只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那双在阳光下泛着光芒的灰绿色的眼瞳吸引着Chris的视线。

“I want you……”

就在Chris冲到Sebastian前面2、3米远的地方准备做预定动作时,Chris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但这次的内容却让Chris脚下一个踉跄。

他脑筋打结,直接冲到Sebastian身上,抱住他向前冲了几步才定住脚步。

Sebastian被他紧紧地护在怀里才没有向后仰倒。

“I'm sorry,are you all right?”

“I'm ok.”

Chris放开对方,Sebastian的声音透过黑色面罩传来,声音有些闷闷的,使他原本就很绵软的声音显得更加微弱,如果不是Chris离他特别近,几乎就听不到了。

这下Chris真的糊涂了,Sebastian人就在他面前,而且带着面罩,如果他说话,Chris一定会察觉,透过面罩传出的声音经过空气的传播到达Chris的耳朵里根本与他听到的那个完全不同,那个声音是清晰的,带着情愫的。

但刚刚回荡在他耳边——或者是说脑海里的声音的确就是Sebastian本人的声音,那个带点撒娇似得鼻音和独特的语调,甚至句尾那个you的发音也与Sebastian平时的说话习惯别无二致。

Chris虽然对他的声音熟的一塌糊涂——托了那些采访视频的福,而且他也的确会偶尔强烈希望Sebastian能跟他亲近些,但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不会在精神最为集中的拍摄期间去幻想什么,更别提出现幻觉了。

Chris又抬眼看了一下Sebastian,他似乎没有受到刚才的影响,如同平时一样活动着他的手臂,并且拿出道具耍了几个帅气的刀花。

Sebastian露在面罩外的一双细致的眉眼配上他微长的黑发看起来神秘又极具吸引力,Chris没有办法不让自己的视线绕着他打转,而当他看到一滴汗非常明显的从Sebastian的额际顺着眉梢自他的眼角滑入面罩里时,他更是产生了想上前为他揭下面罩擦干汗水的冲动。

但同时Chris也更加清晰的认识到Sebastian此刻有多么辛苦又有多么敬业,那一身装备给他带来的炫酷与辛苦是同比例的,他的造型有多帅气,他承受的困难就有多重,如果可以Chris想替去承受那份闷热与沉重,Sebastian只需要负责酷帅拉风的部分就行了。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他没有帮上他,反而时时给他添了些乱,他需要尽快并完美的拍完这个镜头,他不能再因为自己出状况而连累Sebastian受苦的时间延长。

Chris默默地从助理那里拿了手帕走到Sebastian面前,有点别扭的递给对方,明明是在简单自然的小事,却让他紧张的如同初次面对心仪之人的毛头小子,攥着手帕的手心甚至微微出了一层薄汗,他不自觉的做出了一个Sebastian最爱做的小动作——舔了一下嘴唇,但张开的口中却吐不出一句合适的话语。

在Sebastian疑惑的眼神下,Chris觉得脸上的温度有升高的趋势,耳朵似乎也火辣辣的,热气简直要从他的耳尖冒出来了。

他有点粗鲁的把手帕塞到Sebastian手里,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转身疾步走回自己的位置,同时在心里把自己嫌弃了几百遍。

再次转过身的时候,他看到Sebastian已经在用他给的手帕擦额头了,看到他望过来,Sebastian还冲他扬了扬手中的手帕。

这个画面太美,Chris有些不敢看——真正意义上的,因为他甚至脑补了Sebastian面罩下甜蜜的笑颜,那弯弯的嘴角和勾人的眼角会一样的翘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红润的舌尖或许还会伸出来一下轻沾一下下唇,或者他会用他米白的小牙咬住下唇在上面印出一道牙印,除了咬着的地方泛白,其他的部分都会更加嫣红。

而这样的Sebastian站在不远处对着自己挥动着手帕,Chris觉得他们不该置身于人声鼎沸的片场,这样的情景该是在一大片葡萄园,旁边要有个田园式的小酒庄,而Sebastian就站在酒庄的木栏边,对着刚刚农作回来的自己挥挥手中的手帕。这样的场景会是辛劳了一天的最大抚慰,至少Chris觉得值得为这样的景象毫无怨言的干上一整天最繁重的农活。

“Thank you,Chris.”

那个声音——或者是说Sebastian的声音又在Chris的耳边响起,清晰有力,郑重的语气绝对不会听错……但Chris看着已经转身背向自己的Sebastian,再次确定无论这个声音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都完蛋了。

他想他应该停下,他不该让Sebastian一直占据着他的大脑。

但是如果他对Sebastian的喜爱已经达到了产生这么真实的幻觉的程度,那么他无疑已经陷入了名为爱情、属性为Sebastian的无限循环程序中。而如果这不是幻觉,而是Sebastian心中真实的想法传到了他的耳中,那么……Chris发现,面对一个不断呼唤他名字的,说着想要他的Sebastian,他根本停不下来。

Chris Evans觉得自己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TBC.

评论(18)
热度(119)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