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盾冬]五次吧唧记错了人,一次他记对了Part5

前情请戳part4

5.

Phil Coulson是一名优秀的特工,合格的局长,值得信赖的同事,更是一名称职的……脑残粉……

利用职务之便收集了所有关于美国队长的资料,甚至比史密森尼博物馆还有齐全。

什么?博物馆里有队长制服,而他没有?哼,开玩笑,cap现在穿的制服就是他全权设计的谁还在乎那件旧的啊

哦?你说那些染了血的限量版收藏卡?那只是小case,虽然他也很心疼,但在他回归后,队长给他所有的周边都签了名,这难道不更值得兴奋吗!

他现在几乎每天都能跟偶像见上一面,而且时不时就可以和他合个影,他觉得自己每天都像是生活在梦境中一样,就算Loki再捅他一刀都值了。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他到现在都没跟Barnes中士合过影,甚至连签名都没拿到so sad。

咳,他才不会承认这是因为Barnes中士的不高兴脸很吓人呢,实在是因为队长对他的儿时好伙伴保护的太全面了,旁人根本近不了身。

看看最近复联成员一个接一个的遭殃,Barton的眼窝到现在还青着呢,Thor也已经好久没来复联大厦了,再看看Dr.Banner,他平静下来后就一睡不醒,睡到现在还起不来,估计是心太累不会再爱了。

而目前为止还没遭殃的Sam Wilson表示,自从被 Winter Soldier撕掉翅膀后,他就再没靠近过他方圆五米以内,即使经常跟着cap,也依旧坚守安全距离,生怕一不小心死于非命。

但是真爱粉Phil Coulson是不会畏惧这些的,他决定要对心仪已久的冬兵大大告白表示一下自己的崇拜与仰慕。

刚刚重新装回机械臂的冬兵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不过这并不是说他会在你有胆量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会回你一个友好的微笑,而是在你讨好的递给他牛奶时,他并没有嫌弃的把头扭到一边。

是的,通常他只食用队长给他的食物。(多么令人心酸又想尖叫的领悟

Coulson惊喜的发现,今天的Barnes中士在接下他递给他的草莓酸奶时似乎对他微微弯了一下嘴角!

Jesus, Christ!Coulson赶紧拿出相机对着冬兵就是一顿狂拍。

“Coulson你什么情况?”旁边的Tony饶有兴致的观看神盾狗仔队队长痴汉脸,随手把老冰棍的上衣扔给他。“他的机械臂我可刚调试好,你要是被打了可别怨我。”

“没关系,我以前也经常给他当模特。”冬兵看起来比他们两个淡定多了,他站起身来穿上上衣,边喝酸奶边向外走去。

Coulson闻言惊愕的长大了嘴,而Tony则是见怪不怪的耸耸肩。

“又记错了一次,模特什么的肯定也是那个美国棒棒冰搞的鬼,never mind,Coulson你要是没事就赶快走,我这儿还做实验……”

没等Tony说完,敬业的Coulson已经化作一缕轻烟随风而去,徒留下手拿螺丝刀的Tony傻眼。

“Barnes中士,可不可以再给我当个模特和我合照?”从后面追上冬兵的Coulson搓着手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冬兵大大的袖子。

冬兵低头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就在Coulson吓得快给他跪下了的时候,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Coulson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终极。

他暗搓搓的把Barnes中士领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的保险柜里可有一大堆等着签名的珍藏品呢,集齐了Captain和Barnes中士的签名,这回可真是圆满了。

“Barnes中士,你以前还当过模特?”

“拍照和画画的。”冬兵点了点头并且略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就是给你当的吗?”

“……应该不是我。”Coulson尴尬的笑笑,他那会儿还没出生呢。

“那是谁?”冬兵皱了皱眉,先到了之前几次记错后的唯一一个可能,“又是……”

Coulson冲他点点头,摊了摊手。

“好了没,我得去找那个家伙。”

“再一张,再跟我合照一张好吗?”Coulson好伤心,才照了几十张而已嘛,干嘛那么急着走,果然不是cap就不行吗?

眼看冬兵眼里开始升起的不耐烦,Coulson脊背一凉,赶紧开门把门外路过的13号特工叫了进来。

Coulson搂着冬兵的肩膀拍照,而对方居然没有一胳膊把他拍飞,还配合的看向镜头。

之后他拿出了好几本照相簿、简报册、老录像带,冬兵提笔就签Winter Soldier,Coulson赶紧阻止了他,告诉他希望他能够签James Barnes,冬兵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的签了。

13号特工趁乱索要了那几张签错的照片还顺走了几张队长的,她的侄子非常喜欢美国队长和他的伙伴,她想他会很高兴的。

冬兵签了几张他用拍立得刚照出来的和之前他在博物馆看过的一些照片,有的照片甚至还是视频截图洗出来的,他瞄了一眼Coulson,对他扬了扬眉毛。

13号特工也对上司的收藏惊叹不已,有些东西连她姑姑都没有。

这时候冬兵签名签到一张照片的时候手停了下来,Coulson疑惑的看了一眼照片。

那张是咆哮突击队在野外开作战小组会议的时候拍的一段视频截下来的图,他觉得队长一手拿着指南针一手指着地图认真分析战况的样子非常帅,所以他就特意洗了一张留着,而且队长已经签过名了。

13号特工双手插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看着Coulson,弄得他有点不好意思。

“额,这是Fitz要的。”Coulson面不改色的拿出挡箭牌,“Thank you,Agent Carter,你可以出去工作了。”

“OK.”13号特工耸耸肩,开门走了出去。

“Carter……”冬兵突然出声,不过声音低沉,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是啊,她是神盾局的创始人之一Peggy Carter的侄女,你也认识的……额,博物馆里有她的影像,你应该见过。”

“就是那张照片上的女人是吗?”

Coulson看了眼照片里队长手上拿着的指南针上面镶嵌的照片,对冬兵点点头。

“她现在在哪儿?”

“她在医院,她病了,之前cap还去看过她,情况似乎不太好。”

“……”冬兵扔下笔,向门口走去。

“Barnes中士?”

“我去找Steve,他的审讯应该结束了。”

“哦……好的,有cap出马,那些家伙很快就会招了,这会儿也应该结束了,你快去吧,慢走啊……”Coulson含泪目送早已经没了踪影的Barnes中士,照片他还没签完呢。QAQ

而出了门的冬兵并没有去找队长,他知道审讯没那么快结束,那群家伙的嘴硬着呢,九头蛇的人没那么容易泄露机密,他们会死咬着真正的秘密不放,想要从他们嘴里知道内奸是谁根本难如登天。

九头蛇的手段他最了解,还有谁比终极武器冬日战士更加明白。

不过那群人不成威胁,他们伤害不了Steve,他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他。

他知道他们想夺回他,再利用他牵制Steve进而搞垮复仇者联盟和神盾局。

他可以利用这一点找到他们的老窝彻底捣毁他们,他已经做过一次,再做一次也没什么。

不过,他要防止再被他们抓到,否则他就会再次失去自我并再一次的连累Steve。

Steve会安全的,他有新的朋友,或许还会有新的女友,他会在这个新的世界生活的很幸福,他不必担心他。

冬兵握紧机械臂,将手枪放进腰间的枪套里,拉上连帽衫的拉链,回头环视了一眼Steve的书房,然后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桌上只留下一张照片和一只小指南针,指南针上的照片里,美丽的女人静静的微笑着。


TBC.

评论(12)
热度(124)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