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队长疯帽子AU]摘下你的帽子来Part3(Steve Rogers×Jefferson)

lo主的话:AU拉郎慎入!美队×疯帽子AU慎入!

前情请戳part2

3.

Steve生物钟很准时,天刚亮他就醒了。

Jefferson他们还睡的很熟,Steve蹑手蹑脚的起床,去洗了个脸。

他拿了盾牌进入森林深处打了几只野兔和鹌鹑,盾牌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极好的作用,Steve觉得此刻它比在战场上时更加美好。

那些野兔和鹌鹑大概没想到它们刚刚睡醒就又被奇怪的东西砸晕,Oh, Bad day isn't  it?

当Steve提着一堆野味满载而归时,Grace已经起床。她看到Steve回来立即就迎了上来围着他打转,瞪着和她的papa一样的大眼睛使劲儿的盯着Steve手中提着的野兔。

而Jefferson看到Steve手里提着的野兔和鹌鹑时也是满脸惊讶,微微张开的嘴最后只吐出了一句:“……你好厉害!”

Steve一向不太在意别人的赞美,对他来说,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他认为应该做的,他不认为有什么值得被夸奖。但Jefferson无意识的感叹却令他有种异常的满足感和自豪感,这可不太像他。

他微笑着跟两个瞪着puppy eyes的小家伙道了早安,就把手中已经咽气的两只野兔和鹌鹑交给了Jefferson,而只是被砸晕的野兔则放到篮子里给Grace玩儿。

他还摘了一些梨,可以当饭后水果。

Jefferson询问了他的伤势,但在得到已经好了的回答时却满脸不信,坚持要亲自查看一下,Steve没办法,只好掀开衣服让他查看。

Jefferson看到他原先的伤口处已经是完好的皮肤,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不仅揉了揉眼睛,他情不自禁的伸手去触碰Steve腰上的那块肌肤,想确认那到底是不是真的。

Steve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用指尖轻轻的碰了一下自己的腰,又摸了摸自己原本有伤口的胳膊,最后发出了一声惊叹。

Steve并不反感他的碰触,相反的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已经太久没有体会过了,那种让心脏发热的感觉似乎已经是上辈子才有的体验了。

Jefferson弯腰仔细看了看Steve腰间,然后昂起头问他伤口愈合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Steve低头看着他放大的脸,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他,从这个角度看他的脸非常小,眼睛则大的仿佛占据了整张脸。

Steve被他看得有些恍惚,他呢喃道:“小鹿……”

“嗯?”Jefferson听到Steve说了个词,但他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Steve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到这个人的那双眼睛时就会想到易受惊的小鹿。

“……你会魔法吗?”Jefferson微微皱着眉头问。

“什么?不……不是,我不会魔法。这只是一种超级血清发生了作用,类似于一种药物,它能让我的伤口加快愈合。”Steve尽量用最易懂的词解释给Jefferson听,他并不介意让他知道这些。

“疼吗?”

“伤口吗?不疼了。”

“不,我是说那个超级血清。”Jefferson舔舔嘴唇,“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是既然是药物,用的时候也会有些疼吧?”

“有一点,不过我还能坚持。”Steve放柔了目光看着Jefferson,他实在是很体贴,很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

Jefferson像是放心的点点头。

两个人蹲在湖边处理野兔的毛和内脏,Steve对这个并不擅长,他只是模仿着Jefferson的动作,看那个人苍白细长的手指熟练的活动着。

Jefferson时不时会回头查看一下在喂小野兔吃青菜的Grace,看到她在那里玩儿的开心就会露出欣慰温暖的微笑。

当他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完Grace后回过头时,正好撞上Steve笑眯眯的注视着他的眼神。

Jefferson有些不好意思,好吧,他承认他的恋女情节有些严重,看不到Grace他就会不安心,但这不能成为Steve调侃他的理由,他可不接受他戏谑的眼神。

Jefferson抢过Steve手里处理的乱七八糟的野兔,下手干净利落,同时给了Steve一个必杀眼神。

Steve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安抚炸毛的Jefferson,然后拿了一些树枝和柴开始生火。

他们饱餐了一顿烤兔肉和烤鹌鹑,实在是太美味了,Jefferson吃完了之后甚至还舔了舔手指,被Grace和Steve指着鼻子笑话了好半天。

Jefferson好久没有吃的这么开心了,看着Grace满足的笑脸,他真的很感激Steve,他的到来带给了他们很多欢乐。

三个人围着火堆边吃边说笑,Jefferson夸赞了Steve打野味的绝技,却嫌弃了他处理动物内脏的笨拙,而Steve则是对Jefferson的荷叶袖衬衣提出了质疑,他表示不能理解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穿这种衣服,而Jefferson则是反驳了他的少见多怪,并告诉他那件紧身战斗服的品味也并没有多好。

Grace则是笑眯眯的坐在旁边观战,她已经好久没见过papa笑得那么开心了,papa在面对她时总是会露出温柔的笑容,可那笑容大多数是慈爱的、平和的、忧虑的、疲倦的、安抚的,虽然偶尔也会开怀大笑,但那笑容也藏着隐隐的忧愁。她知道papa爱她,但也正因为对她的爱,papa总是心底压着块大石头。

但和Steve斗嘴时,papa却会露出发自心底的开心的笑容,仿佛忘记了一切的烦恼,她喜欢这样的papa,她不希望他总是忧心忡忡的担心不能给她好的生活。

这要感谢Steve,他真是个大好人,他不只救了她,还为他们准备食物,更重要的是他能让papa开心,Steve实在是太厉害了。

小Grace心中对Steve的崇拜又多了一层,她真希望Steve能够一直留在这里,一直和他们一起生活。

三个人吃完了饭,Jefferson说他今天没有工作,所以他可以拿一些蘑菇去集市上卖。

之前他发现了一种特别美味的蘑菇,和Grace采了一些到集市上卖了之后反响还不错,昨天Grace自己跑到集市上去卖蘑菇结果遇到那些人,Jefferson不希望再让Grace遇到他们,所以坚持一个人去卖蘑菇。

他让Steve和Grace待在家里,自己则扛着一袋子蘑菇走了。Steve和Grace拗不过他,决定偷偷跟在他后面。

Jefferson走的不算快,而且他似乎总是在流汗,隔一段路就要抬起胳膊擦擦额头,Grace担心的直皱眉头,但是Steve几次想走上前去,却又都被Grace拦住了,她知道papa不希望他们跟过来。

Jefferson不太会叫卖,他只是安静的坐在一颗石头上,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来来回回的人群,偶尔有人来问,他就会又像是开启了话唠模式噼里啪啦的说一堆,然后眼带希翼的看着对方,被这样看着的人到最后都会买一些,所以他的生意也还算不错。

Steve领着Grace在里Jefferson有些距离的集市的另一边看着他,他实在是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事实上他非常理解那些莫名其妙买了一堆蘑菇的人,任谁看到那样委屈的表情,脑袋里肯定除了买买买之外没别的了。

Steve笑着想,Jefferson一定是会魔法。

看这样子,蘑菇也很快会卖完,Steve和Grace放心的打算逛逛集市再回家,没想到Jefferson那边就起了骚动。

又是昨天那伙人,Steve眯着眼睛皱起眉头。

“居然开始卖起蘑菇来了,让你跟我走就那么难?”为首的褐发男人踢了一脚Jefferson的蘑菇篮子。

Jefferson却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

“说话!我让你说话听到没有!”那人气的将篮子一把抢走,扔给身后的手下。

“篮子还给我。”Jefferson从善如流的说了句话。

“不给,除非你跟我走。”

“那你就留着吧。”

Jefferson站起身来转身要走,结果被那人一把拉住。

“你到底怎样才肯跟我走?”来人神情竟然有些讨好的意味在里面,“跟我回去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你难道不想让你女儿过得好点?”

谁知道这番话却激怒了Jefferson,他瞬间转身揪住了那人的领子,激动地青筋暴起。

“我警告你别再动Grace!”

“那你就跟我走!”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Jefferson将手里揪住领子的人猛地推开,怒瞪着他。

“我有什么毛病?当然是跟你那个亲爱的公爵一样的毛病,我们都爱你爱的要命,只不过他比我倒霉先死了。”

“你真令人恶心!”Jefferson气的眼睛发红。

“我恶心?你和那个小公爵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

“不准你侮辱Harley!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哇哦,我想他可不那么认为,否则他怎么会为你逃离皇宫?”

“你闭嘴!”Jefferson的眼里泛起雾气,对方的话无疑正戳中他的痛楚。

“OK,好好好。”褐发男人举高手安抚他,“不说就不说。”

他瞟了眼周围的人群,人们都不敢惹这个煞星,此刻已经都离得远远的了。

“不过,Jefferson,我的耐心也差不多快到头了,你应该不会想知道到时候我会做出什么事。”他无赖的挑了挑眉,然后轻佻的想去挑Jefferson的下巴,但被Jefferson狠狠地打掉了。

“别忘了那件事……”他没有在意被打掉的手,然而倾身向前凑到Jefferson的耳边说了这句话。

Jefferson浑身一震,死死地瞪着他残忍的笑容,咬着牙转身走了。

褐发男人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集市的那头。

而一直躲在一个角落的Steve和Grace目睹了整个经过。

期间Grace几次想冲上去打跑起伏papa的坏蛋都被Steve拦住了,这个时候出去Jefferson会更难过。

那个褐发男子暂时不会伤害到他,所以Steve并没有现身。他知道Jefferson一定不希望Grace知道这些,如果他知道被Grace看到,他一定会很难受。

Steve给Grace解释了原因,Grace非常懂事,她知道papa不希望自己知道后担心,所以她就假装不知道,跟Steve说赶快回家。

这对父女都在为了对方隐瞒一些事,让人欣慰又心酸。

Steve无法不为这对父女的深厚感情而动容,他真的希望他能够帮上他们什么忙。

他不知道Jefferson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可他知道那一定是一段非常痛苦,难以忘记的经历。他一向不会去揭别人的伤疤挖别人的隐私,但这一次,他却非常希望知道在Jefferson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他该怎么来抚慰他的伤口。

他没想到短短两天,他就对这对父女有了这么多牵绊,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当他越靠近他们就会更加泥足深陷……


TBC.

评论(22)
热度(60)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