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总裁AU]甜蜜的漩涡Part1

霸道总裁CE×甜品小店店主384 AU

AU慎入啊,小伙伴们!狗血言情风,肥皂剧慎入!

*虐恋情深,先苦后甜,苦中有甜,苦苦甜甜。

保HE,妥妥的。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可能会有BUG,请多包涵。


1.

一大早Sebastian就将小店外层的小木窗和木头门打开,将小黑板搬到门外,写上今天的店主推荐甜点。

他给小栅栏里的铃兰花浇了水,看着叶子上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钻石一般的光芒,Sebastian弯起他本就上翘的嘴角,给了他的花朵们比蜜糖还要甜美的笑容。

他直起身,冲着太阳伸了个懒腰,然后深吸了一口清晨清新的空气,心情愉悦的迎接新的一天。

他已经准备好了早上要贩售的面包,接下来就开始准备各种西点,时间还早,他可以再整理一下他新种的几棵矢车菊。铃兰花的花期很短,现在已经五月中旬,很快就会凋谢,他想在铃兰凋谢后就将小栅栏里都种上矢车菊。

他蹲在小栅栏前,把花房新送来的几盆矢车菊挪到旁边,然后给每株都喷了点水。

矢车菊真美,它们真的像安徒生在《海的女儿》里写到的那样,像是大海的深处一样的颜色。

Sebastian侍弄了它们一会儿,觉得该开始准备做甜品的材料了。

当他抬起头起身的时候,透过一片矢车菊的海洋,看到了出现在对面Chris Evans。

不,准确的来说是Chris和他的车,以及他的女伴。

Chris坐在车里,他的女伴下了车,绕到他的一侧,在他脸上印上一吻,然后目送Chris开车离开。

直到那个女人也离开后,Sebastian还呆站在原地。

他垂下浓密的睫毛,嘴角划开一个苦笑的弧度,无意识的抿起了嘴唇。

Chris又换了女伴,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个了。前两个在月初时Chris来买甜品的时候,他曾见过,而另外一个则是一次去花房选花的时候看见的,Chris带她去了花房,买了一大束玫瑰送给了她。

但随即Sebastian又为自己的情绪感到羞愧,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和立场去在意这件事,他知道,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Chris那么厉害,当然会有很多女人喜欢,而自己则只是一个受过他的恩和他偶尔会光顾的甜品店的店主而已,Sebastian悲哀地想,说不定Chris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

他塌下肩膀,失落的捧起一盆矢车菊进了店里。

还好过了一会儿,店里来买面包的客人多了起来,还有几位留在店里吃早点,一忙起来Sebastian也就把不开心抛到脑后了。

早餐时间过后,Sebastian趁着没什么客人,把甜点做好,放到烤箱里定了时,开始烘烤。而他自己则坐在柜台后,支着下巴呆呆的看着那盆矢车菊,脑袋里则是不受控制的又开始想Chris的事了。

算起来他和Chris应该是债务关系,债务人和债权人,既简单又复杂。

Sebastian想起那时候由于爸爸替朋友担保,导致家里欠了一大笔钱,那些人每天都来逼债,刚开始来砸东西,到后来他们就要把这个店卖掉,还要让他替他们做一些地下交易来还债。爸爸因为这件事受到打击一病不起,很快就撒手而去,而自己也根本无力保住这间店,甚至还要被迫去做犯法的事。

就在他最无助绝望的时候,他遇见了Chris。

几乎压倒他的困难,Chris只要几个电话就解决了,他当时觉得Chris就像个神一样,他拯救了他。

Chris告诉他,Evans集团旗下的银行可以贷款给他还债,不过仍旧需要这间店面作抵押,他可以慢慢还贷款。

他对Chris有感激,有崇拜,更有仰慕,而这些不知何时渐渐变成了爱意。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见面那天Chris因为他的甜点而露出的笑意,也或许是因为Chris偶尔在小栅栏的花朵前面伫足凝视的目光,又或许早在他们第一次对视的时候自己就爱上他而不自知了。

只是他只能够将这种种情意都压在心底,把它们都化成最美味的甜品,希望Chris偶尔来光顾,吃到满含着自己心意的蛋糕,让他的心情因为自己的甜点而愉悦舒适。

Sebastian用双手搓了搓自己肉肉的脸颊,告诉自己要打起精神来。

近几个月生意一直不太好,除了老顾客来光顾意外,已经很少有客人了,连贷款也已经拖了很久,他快支撑不下去了。

他想了几个办法,还研制了新的糕点,可是效果都不明显。这个区最近多了几家连锁糕点店,价格便宜广告打得多,顾客都被拉了过去,而像他这样根本付不起广告费的小店,就算东西做的再好也没人来。

Sebastian想看来不能晚上只做一份兼职了,他还应该搞一些零散的活儿拿回来做,这样店里不忙的时候就可以赚点外快。

正在他盘算着让几个朋友介绍给他点兼职做做的时候,店里进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上午好,请问需要点什么?”Sebastian马上站起身面带微笑的招呼客人。

“店主在吗?我们要找Mr.Stan。”

“我就是,两位是……”

“我们是Evans商业银行的人,想跟您谈谈关于贷款的问题。”

“哦,好的。”Sebastian一听是银行的人,立马紧张了起来。“对不起,我知道贷款拖得有点久,但最近我也在想办法,您看能不能宽限我一段时间?”

“根据您的合同显示,您已经两个月没有还贷,并且在此前的三年多也有很多次中断过还贷,以及您的还贷期限到下月底就到期了,经过我们的评估,认为您在一个月之内没有能力将剩余贷款还清,所以我们将会接管这间店面,并将它拍卖,从所得中抽取贷款余额,如有剩余会归还给您。”

Sebastian闻言瞪大了眼睛,他虽然听懂了对方的意思,但大脑却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Sebastian吞了口口水,“还款期限不是可以延期吗?可不可以在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保证会还清贷款的。”

“由于今年贷款业务的萧条,银行已经不能为客户延迟还款期限了,所有到期的抵押贷款我们都会立即进行处理,这也是总部下达的命令。”

“……不,你们不能拿走这间店,我、我会想办法的,我要找你们的总经理。”Sebastian整个人都慌了,他想不出什么方法,他只知道他不能失去这间店。

“对不起,即使您去找总经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这是总部的命令,我们总经理也要执行。”

“那……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Sebastian急得红了眼睛,嗓子也有些发哑,他怀着一丝希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大概是看到Sebastian这个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却又不得不告诉他残忍的事实。

“只有两个办法,在期限内还清贷款,或者改变总部的决定。”那人有些不忍的看了眼Sebastian,“只是这两个似乎都不容易实现。”

“……”Sebastian垂下眼,脑海里只剩下这两种选择在打转。

那两个人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留下几句无济于事的安慰并告诉他提前准备好房屋相关证明后就离开了。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贷款还有20万没还,一个月之内让他怎么凑足这笔钱!

他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们也都不富裕,他不想给他们添麻烦,Sebastian,快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凑够这笔钱!

一时间他根本找不到什么正式工作,他会的也不多,现在做的晚上在酒吧里调酒的工作收入也并不太多,除了基本工资只是偶尔有一些小费而已,那也离20万差得远呢。

或许他可以多找几份别的工作,下午甜品店可以拜托Sophie来顾一下,这样他就可以多做几分别的工作了。

但这样还是没办法保证,他能够在一个月之内凑够20万,一旦凑不够,那他就将会彻底失去这间爸爸留给他的店。

如果再给他几个月的时间……不,再给他3个月,或许他就能够还上贷款了,只要能够给他时间……

总部!公司总部!Chris!他应该去找Chris!

Chris帮过他,说不定这次还会帮他的,他是个好人,如果好好求他,说不定他还会帮他的!

Sebastian心中燃起了希望,他咬住下唇,决定去找Chris试一试。

他解下围裙,从柜台里拿出钱包,打算关上店门去找Chris。

这时候烤箱发出叮的一声响,甜点烤好了。

Sebastian想起Chris非常喜欢这种他自创的甜点,他想做好了带点给他。

于是他又在厨房里忙活了很久,将甜点做好,选了几块装到盒子里,然后给Sophie打了个电话,让她帮他看店,他就坐地铁去了Evans总部的大厦。

总部的地址Sebastian早就知道,但他从来也没去过。

听说以前Evans企业的总部在波士顿,后来他们的家族事业逐渐做大,才搬到纽约来的,而Chris则是在总部移到纽约后出任了Evans集团的执行总裁。

由于Sebastian在店里忙了半天又要换乘地铁好几次,所以当他到达Evans总部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他没吃中午饭,也完全忘记要吃午饭,即便手上提着甜点,也没想起要吃点东西。

而当他进了大厦才发现,他根本见不到Chris。没有预约也不是Evans员工,Sebastian甚至连休息室都进不去,他吃了闭门羹,只好在外面的木椅上坐着,等着Chris下班。

在等待的期间,Sebastian想了很多,他想如果见到Chris他应该怎么说怎么做,Chris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严厉拒绝还是欣然应允,他还记不记得自己这样一个人,会不会用完全陌生的目光看自己。

他就这么抱着甜点盒呆呆的坐在木椅上,直到6点左右的时候,大厦里的员工开始下班向外走,他站起来急切的寻找着Chris的身影,但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他。

直到人都走光了,Sebastian还是不死心,他站在大门前死盯着有可能从那扇门里出来的任何人。

最后他厚着脸皮问了个保安,保安说其实本来不该告诉他,但是看他等了一下午,看着怪可怜的,就告诉Sebastian,总裁都是从公司后面的地下停车场直接开车走的,现在也不知道走了没。

Sebastian向他道了谢,赶紧向停车场出口跑去。

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面上的路灯却没有完全点亮,当Sebastian跑到停车场入口处时,刚好有辆车冲了出来,Sebastian被吓了一跳,想躲开车,却不小心崴了脚,直接扑倒在了车前面。

幸好那辆车性能极好,在离他不远处紧急停了下来,否则Sebastian就没命了。

车上下来了一个人,由于车灯太晃眼,Sebastian只能看出是个男人的身形,而且显得很气急败坏。

那人到他身前停下,蹲下来查看他的情况,这时Sebastian才看出,这个人就是Chris。

“你有没有受伤?”Chris皱着眉头握着Sebastian的肩膀问他。

“……没,我没事。”Sebastian慌张的站起来,忽略了他崴到的脚,立即尖锐的疼痛起来。

他啊的一声,差点又摔倒,幸好Chris即使撑住他,才没让他的脸着地。

“你的脚崴到了,走,我带你去医院。”Chris查看了他的脚踝后,揽住了他的肩。

“不、不用了,我回去擦擦药就没事了。”

“不去医院会更严重,必须去!”Chris直接把Sebastian架到了车内,让他坐在副驾驶上。

“……”

Sebastian用余光瞄了眼Chris,又看看自己逐渐肿起来的脚踝,最后看了一眼一直被自己抓在手里,此刻已经摔变形了的蛋糕盒,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很疼吗?”似乎一直专注于开车的Chris突然开口问道。

“不,还好,不疼。”

Sebastian转过头看着Chris,捏紧了手里的蛋糕盒。

“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那里?”Chris突然开口问。

“我……我、我是来找你的……我、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找我有事?”

“……”Sebastian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是专程给我送蛋糕的?”Chris似乎心情好了点,嘴角微微的弯了起来。“这蛋糕是给我的吧。”这是个肯定句。

“是,可是现在不能吃了。”

“怎么不能吃,又没脏。”

“我、我再重新做一个给你。”Sebastian因为Chris的一句话开始脸泛红。

“对我这么好,不会是有企图吧?”Chris罕见的露出了藏在胡子里的白牙,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但Sebastian却在听到后身体立即僵硬起来,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

直视着前方路面的Chris没有听到回答,就转头看了眼Sebastian,却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和暗淡的目光。

“……我、我想求你件事……”Sebastian咬着下唇,硬着头皮说,“关于贷款的事……”

Chris没有出声,这让Sebastian不敢再说下去。

车里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正当Sebastian越发不安的时候,车到了医院,Chris停了车,并在打开车门的时候留下了一句“下车”的命令。

Sebastian不敢怠慢,赶紧一瘸一拐的跟上了Chris。

医生给他上了药,并让他留院观察一晚后就退出了病房。

Sebastian看着站在门口的Chris,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Chris……”

“药费已经都交了,你休息吧。”Chris的声音冷冷的传来。“至于贷款,我可以帮你摆平。”

“不是的……Chris……贷款的事,我是说……”

“你放心,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可以跟你做个交易,之后贷款的事就一笔勾销。”Chris的脸隐藏在灯光达不到的阴影里。“你要懂得知足,我开的条件,不会让你吃亏。”

“你在说什么?我、我不明白。”

“你今天来的意思不是很明显吗?别装傻,我不吃这一套。”

“……”Sebastian完全愣住了,他没想到Chris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以为自己在跟他要求帮他偿还贷款吗?

“看来你是想明白了。”Chris转身向门口走去,“我走了,你老实在这儿待着。”

“Chris,等等……”

“叫我Mr.Evans。”说完,Chris走出了病房。

Sebastian愣了一会儿,想下床追上去,却忘了自己的脚受了伤,从床上直接摔倒了地上。

他看了看自己裹着绷带的脚,又看了眼扔在垃圾桶里的甜品盒,露出了一个令人心酸的苦笑。


TBC.

评论(37)
热度(124)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