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不要在看自己演的电影时睡着Part8

8.

Chris最近不太好,从那天回家后他就开始失眠、头痛、呼吸困难,他知道自己的焦虑症发作了,好吧,这不是不太好,而是糟透了。

他一直尽量避免让自己想到Sebastian,可是没用,失眠让他的精神越发脆弱,他的脑子根本不听他使唤。

所以他开始把酒像水一样的灌进胃里,这让他多少能够得到一些睡眠,可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醒后原本的头痛再加上宿醉让他简直想把脑袋砍下来。

不过幸运的是,他没有让人看出端倪,他依旧按部就班的完成行程表上的工作,甚至还能开开玩笑什么的,没人知道他晚上被焦虑和失眠折磨得痛不欲生。

每当他感到胸闷、心慌、呼吸困难、出汗、全身发抖的时候他就感觉到酒精的好处,他让Scott为他找来不少好酒,让他足够应付漫长的黑夜。

他知道Scott很担心他,当然,一个有着焦虑症的平时基本不沾酒的哥哥,突然变成一个疯狂酗酒的醉鬼,这的确非常令人担忧。

可是Chris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需要让他用酒精麻痹一下他沸腾的脑子。

而这些症状在白天见到Sebastian的时候会缓解很多,可当他们结束工作各自离开的时候焦虑会急剧加重。他知道这是为什么,他知道,可是他没有办法改变。

见到Sebastian让他无比安心,即使他们不说话,但只要他坐在他身边,或者即使他们只是待在一个屋子里,也能够让他的心安定下来。

宣传会上,Sebastian坐在他的右手边,这是最近几天他们离的最近的一次,一般的宣传活动Sebastian总是和Anthony分到一起,他还因为这事儿让Anthony吃了不少苦头。

Sebastian就坐在他的身边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的柠檬香味,他闻到过好多次,以前他就猜这肯定是他沐浴露的味道,而前段时间他则有机会亲自在他家证实了这一猜想。

这种味道加上Sebastian在身边的安心感让他渐渐产生困意,在主持人播放宣传片的时候,他趁机眯了一小会儿。这使他的精神恢复了很多,最近酒精似乎也不能够帮助睡眠了,喝醉后只会更加头痛而已。

可是这种安心感在活动结束后Sebastian向他道别时转化为了更深的焦虑和惧怕,他看着Sebastian的眼睛,甚至出现了幻觉,他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Sebastian的眼里露出浓浓的不舍和痛苦。

他的手心全是冷汗,他看着Sebastian转身离开,使劲攥紧了拳头。

撇下工作人员,他一个人开着车狂飙回到家,拿起一瓶酒打开酒瓶盖,猛地灌了半瓶下去。

在纽约的宣传结束了,这就意味着他再也没有任何适当的理由再见到Sebastian。

他拿着酒瓶坐到地上,闭上了眼睛。

当他闭上眼睛后脑海里立即就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脸。这张脸并不算传统意义上的帅气,脸型有点方,腮帮子肉肉的,胖的时候有点像包子。但是他很喜欢这张脸,觉得它非常完美,甚至皱纹和胡茬都很好,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那个人说话的时候会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偶尔习惯性的撅嘴或舔嘴唇,而每次他这样做时,他都情不自禁的想凑上去代劳。

他的眼睛又大又圆,瞳色总是变来变去让他直想盯着他弄清到底是什么颜色。他喜欢看它们在惊讶的时候瞪得老大,也喜欢它们在笑着的时候眯成一条缝的样子。

他又想起他的嘴。哦,他的嘴可真是诱人,总是那么红润像是擦了唇膏。嘴角微微上翘,笑起来就露出一口小白牙。偶尔惊讶的时候会微微张开,变成可爱的三角嘴,不高兴的时候嘴角会向下,配上那双大眼睛,简直委屈透了,像个迷路的狗狗。

他满意的想了一会儿,然后放任自己陷入回忆里。

他想起上一次他焦虑症发作时,他们是在华盛顿拍摄动作戏。

白天的那场他被抛进大客车里的一场戏引发了他的焦虑症,密闭的空间和四周巨大的噪音让他精神越发紧张。所以当晚上回到酒店时,他就赶紧吃了药。

可是症状并没有减轻,他头痛欲裂。

这时候Sebastian来找他,他注意到了Chris不舒服,来看看他需不需要帮助。

当他看到Sebastian有点忐忑的站在自己的门前时,他发现一向发病时需要独处的自己,此刻竟异常渴望Sebastian的陪伴。

于是他冲他苦笑道:“我很想告诉你我没事,但事实上我头痛、失眠、心悸,简直快死了。”

他故意夸张了一些,果然Sebastian很紧张的问他要不要去医院。

他摇头,告诉他只是头痛搞得他睡不着。

而当Sebastian提出要为他按摩头部缓解头痛时,他惊喜的赶紧点头答应了。

Sebastian坐在沙发上,而Chris的头枕在他的腿上。

他想,这姿势可真够暧昧的。

Sebastian动作非常轻柔,力道恰当,当他发现Chris因为他的按摩开始犯困的时候甚至还哼起了罗马尼亚有名的安眠曲。

Chris就这样在他的腿上睡了一整晚,治好了他的失眠和焦虑。

当然,第二天Sebastian的腿麻的跟个木头一样,一上午都拍不了戏。

他在回忆这些的时候神经渐渐放松,头不再那么尖锐的疼痛,耳边似乎也响起了Sebastian那独特的嗓音哼唱的罗马尼亚曲子。

他一点点的回忆他们的点点滴滴,每个对视,每句对话,他们之间偶尔的玩笑,一起恶整到了Anthony时的击掌,对台词时恰到好处的默契。

他惊讶于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积累的对Sebastian的浓烈爱意。

他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情感,这情感以强硬的姿态势不可挡的冲进他的生命,强烈到他几乎不能承受。

他从没有这么希望能够拥有一个人过,如果错过了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只有Sebastian才能填补他的空虚,抚平他的焦虑,弥补他的遗憾。而与这些一比,其他的任何问题似乎都成了浮云。

然后他又想起了和Sebastian分开之前,他的眼神。那压抑在眼底不舍和隐忍的痛苦一度让他以为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他想去找他,想问问他这一切到底是不是错觉。

他至少,至少要再吻他一次,让他记住他。

Chris起身去洗了把脸,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

他把胡子刮掉,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打开了门。

结果看到Scarlett站在外头。

 

 

Sebastian在墙角蹲了一下午,直到他能够平静下来用了很长时间。他爬起来洗了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然后打算拿出日记本写些东西,否则他怕自己再憋下去真的会病倒,他需要发泄一下。

但是他找了半天没找到自己那本日记本,明明应该就放在抽屉里的啊。

等一下,那天他好像放到背包里,然后去了漫威总部,在休息室里写了一点。

那再然后呢?他把它放到哪儿了?

“天啊!”他惨叫一声,抓起钥匙跑了出去。

要死!他把那本子落在漫威的休息室了,要是被人捡到看了,他就完蛋了!

里面有所有关于他对Chris的暗恋,几乎每篇都提到了他,字字句句尽是对Chris的痴心爱慕迷恋和赤裸裸的告白。

Sebastian恨不得撞墙死掉算了,他就不能有哪天不闯祸吗!

如果被人当做垃圾扔掉也就算了,但是如果被看到里面的内容… …

天啊,他还是死掉算了! 


TBC.

lo主有话说:

黎明马上就要来临,请小伙伴们准备好史塔克防闪眼镜。

评论(60)
热度(144)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