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不要在看自己演的电影时睡着Part7

7.

Sebastian第一次见到Chris并不是在拍摄美队1的时候,事实上早在几年前他们就已经见过面了。

那时候Sebastian还是个酱油专业户,演的都是一些不知道是男几十号的角色,只差一点就跟群演没区别。不过他还挺自得其乐的,至少还有一些戏会找他,而他经常会在打酱油的时候搞一些自己的发挥,有时导演很赞赏,但有的导演会气的冒烟。

他还是个爱玩儿爱闹的年轻人,经常在晚上去酒吧夜店,宿醉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而第一次见到Chris就是一个晚上。

那天他的心情不太好,一个人去了酒吧。没有朋友们陪伴没那么热闹,不过也刚好适合他有点阴郁的心情,他比较想自己喝点酒。

那家酒吧是新开的,他没有熟人,没人会来打扰他。

他把衬衫的袖口松开卷到手肘,领子也解开好几颗扣子,这样他觉得轻松舒服多了,他不喜欢被束缚着。

酒吧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没有往常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Sebastian觉得偶尔这样安静一次也不错。

他独自喝了一会儿酒,这时酒吧里开始热闹起来了。不过当时他满脑子自己的那点儿苦恼,根本没注意到周遭。

大概是他这个人平时大大咧咧惯了,很少有什么真正的烦恼,所以一时之间还有点想不通。

他有点烦躁的扒扒头,看到吧台西南角那里有架钢琴。

他已经好久没弹钢琴了,本来就不专业,现在大概都更是忘得差不多了。

但是他现在实在是需要发泄一下,他意识到自己在钻牛角尖了,他需要让自己转移一下注意力,或许就可以就换个角度去考虑问题。

他跟吧台的服务生询问了一下,服务生去征求了老板的意见,表示可以让他弹琴。

他很高兴,精神振奋了不少,跃跃欲试的走向了钢琴。

他弹了一首李斯特的《爱之梦》。他很喜欢这首曲子,所以虽然很久没练习过,弹得还是很流畅,比起大脑的记忆,手指间的记忆似乎更加清晰,弹出第一个音之后,那些音符就越发流畅的从指尖划过。

他弹得很投入,一曲结束后仍然沉浸在其中,坐在钢琴前他心满意足的弯起了嘴角。

周围的客人为他鼓了掌,他站起来微微鞠躬向他们致意,然后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

之后陆续有几个姑娘跟他搭讪,他想这大概拜那首曲子所赐,姑娘们都喜欢玩儿音乐的,但是居然还有男的和他搭讪是怎么回事。

他和她们其中几位闲聊了几句,又婉拒了她们的邀约,依旧在吧台边喝酒。

当他感到有点微醺的时候,他付了钱打算离开。

结果刚站起来就发现有几个男人围上他,他们向他挑衅,说他勾引他们的女朋友。

他们似乎并不想在酒吧里面闹事,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到酒吧后巷,几个人一起围着他。

Sebastian知道他们其实就是找理由想打他一顿而已,也没有跟他们客气。

不过说不怕是骗人的,他还要靠这张脸演戏呢,要是破相了可就真完了。

就在其中一个家伙揪住他的领子要上拳头的时候,后门开了。

一个褐发蓝眼的高个子出现了,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那群人似乎很忌惮他,跟他说了几句话后竟然松开Sebastian走了。

Sebastian当时并不认识Chris,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好莱坞新晋的劲头正盛的Chris Evans。也是后来他才知道,那家酒吧是Chris的弟弟Scott新开的。

Chris看了他一眼就转身回去了,Sebastian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既感谢他,又觉得有点丢脸,只好默默地跟着他。

其实他想跟他说谢谢,但他看到Chris冷冷的样子,似乎觉得他给他找了麻烦,所以也不敢跟他搭话。

Chris走了几步突然回头,Sebastian没想到他会突然停住,差点撞到他身上。他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Chris,发现他的眼睛蓝的像两颗蓝宝石一样。

Chris看了他一会儿说:“以后别一个人来酒吧。”

说完就回到他的朋友那桌,远远地瞥了Sebastian一眼。

Sebastian呆呆的站在那里看了他一会儿,他发现他在人群中就像个发光体,所有人都在不由自主的围着他,看着他,听他说话。

Sebastian舔舔嘴唇,把想上前去跟他道谢的冲动咽了回去。

他只是觉得他的那个世界和自己的不同,他进不去。

笨笨的他不久后发现原来救下自己的人是那么有名的人,更没想到的是自己会和他成为搭档。

而最想不到的是他爱上了这个人。

不过他从没想过这份感情会有什么结果,他不是小女孩,这也不是童话故事,英雄救美之后骑士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开什么玩笑。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所以当Chris在他们爆出绯闻之后跟他说干脆在一起好了也不用解释的时候,他一时有些没能接受。

他把Chris推开跑到了天台,为自己的傻气感到无地自容。

你不能因为Chris对你温柔一点,和你聊天、开玩笑就以为他喜欢你了!看到他对你笑你就无法自拔了?听到他说要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是不是可耻的当真了?你为他带来这么多麻烦你还好意思让他安慰你?醒醒吧,Sebastian,Chris怎么会爱上你这种人!他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小美人鱼的,然后和他美丽的新娘结婚,他会幸福的,不过不是和你一起!

Sebastian揉了揉自己泛红的眼睛,现在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Chris需要他为他澄清这一切,他要保证自己不会成为毁掉Chris的凶器。

他努力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他相信他能够面对这一切。

但是他得承认,当他回去面对Chris的时候差点就撑不住了,他趁着Chris接电话时跑到了洗手间去洗了把脸。冷水让他清醒了不少,至少让他知道,感情用事一点用都没有。

之后他没再跟Chris有过交谈,活动开始后记者们像是苍蝇见到了有缝的鸡蛋,他本来想就按照大家说的,不要理记者的尖刻问题,只回答跟电影有关的就好了。

可是,当他看到有人将矛头指向Chris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忍耐,怒火瞬间就接管了他的大脑,他站起来冷漠的反驳了他们的问题,越说越冷静,最后甚至还开了个很冷的玩笑,幸好他的说辞记者们没法反驳。

他不怕他们对自己恶语相向,他们说他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他自己问心无愧。但是他不能让他们这样诋毁Chris。Chris有什么错?他只是认识了自己这样一个麻烦的人物而已。他那么完美,不该被自己给毁了。

活动结束后他见到了Chris,还笑着跟他道了晚安。

他觉得大概自己所有的演技都用在了今晚的笑容上了。

Chris感谢了他,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真的不算什么Chris,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哦,看看吧,你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疯子!

Sebastian觉得很累,他回家后倒头就睡,之后几天除了必要的出席活动,也都是在家睡觉。

期间他的朋友们找了他几次,chace还直接跑到他家来,看到他只是睡觉也就放心的回去了。

他在剧组的宣传期差不多快结束了,虽然也都是一起宣传,但他都是和Anthony一起,Anthony的逗比搞笑让他轻松不少,他也让自己在工作时尽量集中精神,他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

他尽量不去看Chris的脸,他觉得在这个时候测试自己的忍耐力并不明智,所以感谢上帝,他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听说Chris他们还要出国去各个地区做宣传,这样也好,现在这种时候需要有一个人离开。

他觉得这一切他还都应付得来。

在他结束工作的第二天下午,他在家呆得实在无聊,觉实在睡得太多,搞得他经常夜里都很精神。

他打算看个影片然后出去吃饭。

在翻影片时,他看到了那张和Chris一起看的《小美人鱼》,他想起Chris当时还给他唱了主题曲,他的声音很好听,唱完后自己给他鼓了掌,Chris很高兴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Sebastian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双腿软了,眼睛也有些刺痛,他抓着那张碟片坐到了地上,然后他又看到了Chris称赞过的天文望远镜,他想起了那天晚上他们一起聊天聊到深夜,Chris还讲了很多他小时候的蠢事,把自己逗得哈哈大笑。

再也没有了,再也不会有这些了。

从今以后Chris和他又回到了各自的世界,他们不再有交集。

他只能偶尔通过新闻看到他,想见他的时候也只能上网搜索他的照片,而那些温柔的表情和话语都不会再为他展现了。

他依靠着墙角,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压住的情绪一股脑的涌上来,胸腔胀得发痛难以呼吸,眼前一片模糊。

他用手背使劲抹着眼睛,想要看清那张碟片上的小美人鱼。可是眼睛却根本不听他的话,视线越来越模糊。

他终于放弃了,他任由Chris占据他的脑海,他开始疯狂的想念他。

他想他说过的话,他的笑,他习惯的小动作。Chris是个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很敏感的人,他喜欢把想法都藏在心底,你必须要看着他的眼睛倾听他真正的心声。

他想到他们极少的几次拥抱,他想起他那天晚上偷吻他的眼睛,那时他心中窃喜,幸福的快要晕了。

他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像是碎了,他无力的瘫在地上,小声的呜咽着,像是怕别人会发现他在伤心一样。

Sebastian想到他几次受伤时Chris安抚的话语和轻柔的触碰。而现在他的内脏痛的像是碎了一样,可他却清楚地知道不会再有人来安慰他了… …


TBC.


lo主有话说:

lo主自作孽,写的时候把自己虐哭了。

黎明前的黑暗,大家要挺住啊。

评论(42)
热度(149)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