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盾冬]再见一面

密码锁滴的一声响,门打开了。

叉骨再次见到了那个人、那张脸。

哦,当然,身后还跟着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看来你过得还不错。”他故作轻松道。

没有回应,还是没有,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一丁点变化。

九头蛇给他进行洗脑之后,他总会是这样的。

“寇森说你要见Bucky。”

他不知道他还有这样一个昵称,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会叫他James,而这个名字就已经是专属他的了。

他没有理旁边的那个家伙,咱们的恩怨一会儿再算,他想。

他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仿佛他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他一样。

他的脸有肉多了,腮帮子鼓起来了显得更稚气,皮肤也变得更有光泽。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那家伙把他照顾的很好。

“Sorry.”

他说了这句不像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哈哈,他看到那个人皱了一下眉。

这可真不容易,这代表他很惊讶。

“Bucky.”那个讨厌的家伙说,“你说点什么吧。”

“到底干嘛要来这儿?”他不耐烦的转头说,“不是要去铁人那儿吗?”

他居然也会这样抱怨了。

“别闹Bucky,一会买牛奶给你。”

“你为什么要听那个秃子的?来这里到底干吗?”

“寇森不是秃子Bucky,别这么叫他。”但那个家伙却笑得很开心,“我不是告诉你了吗,Rumlow想见你。”

“Who the hell is Rumlow.”

他果然不记得了。

他看着他望向自己陌生的视线,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

“你叫James,我叫Brock。”

可是那双眼睛仍旧只是烦躁的看了他一眼,就转过头去看那个金发大胸的家伙。

他能想起来青梅竹马的Steve,为什么就是想不起他?

明明… …他们约定好了的… …

“我经常不记得自己是谁,也没人会记得我是谁。”

“你叫James,我叫Brock。”他拍拍他的肩膀,“我会记得你,也会提醒你的。”

“嗯,那我就不会忘了。”

他还记得他那时候认真又无辜的眼神,没什么表情,却能让他觉得他是在笑。

“Bucky那次被洗脑了,你应该知道有这种后果。”

他苦笑,当然,没有谁会比他更清楚。

“不过现在开始Bucky不会再忘记了,他会记得。”

谁要你这个家伙同情!他泄气的想,随后不得不承认自己比不上他。

“咱们的私人恩怨就算了了,我输了。”他低低的笑着,“你为了他捣毁了九头蛇两次,而我却连反抗都不曾有过。”

“不过,你也别太高兴,当年你没有下去救他,这就是你最大的错误,你会为此后悔一辈子!”

他知道他这只是最后的挣扎,为自己挽留一点自尊。

只是有点不甘心啊。

“你说什么!”

他看着近在眼前愤怒的脸,他的手揪着自己的领子,而那个讨厌的家伙则是及时拦住了他要揍向自己的手臂。

“Bucky别这样,快松手。”

他满不在乎的盯着他,根本不在乎那个挥起来的拳头。

“我们回家。”

他松开了拽住自己领子的手,转而牵住那个家伙的手,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他停了下来。

他可不想承认自己的心跳因为他的停顿而有些快。

“下次再说这种话,你会死在我手上。”

他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拉着那个家伙走了。

他看向天花板,无奈的笑了一下。

再见一面也是这个结果,还期待什么呢。

不过,我可能没办法死在你手上了。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的心跳的不是那么快了。

FIN.


lo主的话:没错,美队2最后叉骨重伤,死前要求见吧唧最后一面。

评论(26)
热度(43)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