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集中营,队长巴基至上主义者

[Evanstan]不要在看自己演的电影时睡着part1(OOC慎点)

傻白甜,po主幽默细胞只有在跟小伙伴们扯淡的时候才会发挥奇效,写文反而不灵了,于是,这篇文有可能沦为真·傻白、甜文

 ——————塞甜甜分割线——————

电影已经进行了10分钟了,Sebastian还是没有进入状况,他呆呆的望着荧幕,脑袋上却开了个洞,跟大家平时的脑洞不一样,他觉得自己的脑子真的有个洞,有什么在来回进出他的脑子,而那个“什么”此刻就坐在他左手边,哦当然,屏幕上还有他放大的脸。

正如您所料,就是我们影片帅气的主人公,伟大的美国队长…的扮演者ChrisEvans。

是,他明白电影进入宣传期,他应该再专业点。

导演兄弟不是已经很照顾你,大部分的通告宣传都跟AM搭档,解决自己不善表达(其实就是语死早)的问题了嘛,你应该赶快把脑袋上那个洞补好,别让它再越开越大了,而且,该死的,Chris也没在看你,大家都在聚精会神观赏着辛苦了几个月的结晶。Sebastian皱着脸嘟着嘴在心里吐槽自己,感觉快要精分了。他完全不知道在短短的几秒钟内他又刷新了颜艺界的新纪录。

天晓得这影院里黑漆漆的除了大屏幕,谁能看到什么。但他就是觉得Chris的视线似乎落在了自己身上,而且还不是一时半会儿,拜托,他也是有直觉的好吗。

Sebastian不自觉的舔了一下嘴唇。

说实话再见到Chris他还是觉得很尴尬很紧张,虽然那次他已经道过歉了,但之后Chris并没有再跟自己联系,自己也有点打怵,所以也没敢主动联系对方。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之后再见到Chris他还是感觉心虚虚的,脑子木木的。

刚才在会议室集合时两个人也没什么交流,只在刚见面的时候短暂的打了个不尴不尬的招呼,而且他发现Chris开会时全程脸色都不怎么好,难道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看电影这么久两个人都没什么交流,不像Scarlett和Anthony,看看这俩人聊得多投机。

Anthony的笑声简直要盖过电影里他自己的声音了,Sebastian愤愤的在心里OS。

要不是这个家伙和Scarlett,现在自己就不用这么尴尬。剧组到底为什么要搞个情侣放映厅,简直恶趣味,所有的座位都是双人的,而且是高椅背沙发,Scarlett和Anthony那俩人非说标题和副标题一定要坐在一起看组内首映,硬是把他推到了Chris这里来。

正想着,Chris倾身向前拿了瓶水递给他。

Sebastian愣了一下,这画风转的太快了吧,刚才还黑着脸呢。

“你应该渴了吧。”

“Oh,Thank you.”

接过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然后转过头对对方傻笑起来。

借着荧幕的光,他隐约看到Chris也对他笑了。

原来他没在生气了,真是的,白担心了,跟傻瓜一样。

Sebastian着实感觉松了一口气,他又看了一眼Chris的侧脸,在幽暗的光中,那个原本就帅气的脸庞变得更加棱角分明,有些凌厉又神秘。往常一拍完戏就开始留胡子的Chris此刻还并没有胡子一大把,只是有一层胡茬,不至于把脸都遮住,看起来成熟一些,不过还是颗猕猴桃。哦,他当然知道Chris的迷妹们怎么称呼他,他已经把他Google了个遍了。

他这个样子可真是挺适合演霸道总裁、冷面杀手、绝情帝王的。Sebastian迷迷糊糊的想。

昨晚睡得晚,又一直提心吊胆到现在,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Sebastian开始瞌睡起来。

 

 

Sebastian刚睡着Chris就发现了,他用余光瞟到Sebastian的脑袋一点一点的,然后他刚想着要不要叫醒他,Sebastian就已经倒在了他的肩上。

Chris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即便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肌肉别那么绷紧省得Sebastian睡得不舒服。然后他的视线就被Sebastian吸引了。

电影正播到白天的片段,所以光线足够让Chris看清依靠在自己肩膀上的Sebastian。

在Chris的角度刚好能看到Sebastian浓密的睫毛,它们此刻像扇子一样向下垂着,遮住了那双大眼睛。Chris到现在也不能确定Sebastian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不同于自己的蔚蓝色眼睛,Sebastian的眼睛似乎一直在改变颜色。白天的时候是绿色的,偶尔在室内会变成灰色,扮演冬兵生气时是黑色,而对着自己笑得很甜的时候甚至好像是透明的。

但是不论是什么颜色,总能让他沉溺,如果让他什么都不做只望着Sebastian的眼睛,他可以耗上一整天。

这些念头和近在眼前的浓密睫毛让他有想吻上去的冲动,他克制了一下,让自己的视线向下移动,然后他就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Sebastian看来是睡熟了,嘴微微张开呼吸着,大概是因为睡着之前喝的那几口水,他的嘴唇湿漉漉的,配上他一向自带唇膏的红润唇色,光打在上面泛起一阵诱人的光泽。

Chris觉得他有点不太好,心跳超过平均值太高,口水分泌越发旺盛,身上也开始发热了。他吞了一口口水,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就太不明智了。

就在他坚守最后防线时,Sebastian突然在他的肩上蹭了蹭,把头昂了起来,嘴里咕噜了一声,然后要命的来了,Sebastian·舔唇狂人·stan使出了他的必杀绝技,伸出了他红艳诱人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

Chris脑中轰的一下,在Sebastian胡作非为的舌头还没有完全收回去之前将嘴唇附了上去,他先是将Sebastian的舌尖吸住然后用自己的舌头缠绕上去,反复吸允,仿佛想把它吞下去。

Chris越吻越失控,Sebastian开始不安的轻哼扭动。

这时候电影播放到桥上的打斗戏,巨大的爆炸声将Chris吓了一跳,把他从失控中拉了回来,他迅速放开Sebastian坐直身体,而Sebastian也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他睡得太沉,刚醒来还有点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看了眼前面的大屏幕才想起来自己在看首映,刚刚觉得嘴上怪怪的,但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是什么。

他转了一下脖子,结果看到Chris的衣服近在眼前,然后又看到Chris的大胸(关注点不对),接着就看到了Chris的侧脸。

Sebastian倒吸了一口气猛地坐了起来。

“Oh,I’m so sorry,你怎么不叫醒我?”他懊恼的看着他。“我睡了很久吗?是不是压得你很不舒服?你应该把我推走或者摇醒我,我的天啊,我居然在我们的首映上睡着了。”

“这没什么Seb,别紧张。”Chris要他别紧张,而事实上他自己心里紧张的要命,生怕被发现,还好这个迷糊蛋什么也没发现。唉,这即松口气又莫名有点心塞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额,Chris,你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大概是因为chace那家伙昨晚闹我闹到很晚,额,所以我今天状态才不好…”怎么办,好像越解释越糟。

chace昨晚闹他闹到很晚,怎么又是那个家伙?

Chris觉得自己更心塞了。

看到Chris脸色逐渐发暗,Sebastian觉得自己想用自己那机械臂给自己脑袋来一下子,可惜机械臂已经被剧组收回去了。

“额,Chris,你生我气吗,要不然晚上我请你去酒吧喝一杯算是赔罪好吗?”

“喝一杯?”

“是啊,额,你不想去酒吧吗?那咱们去吃饭好了,我请你吃俄国菜,就是那家Ocean View Café,你知道的那家很有名。”

“好啊,吃饭可以,酒吧也要去。”Chris·唯我独尊·Evans可从来不知道客气怎么写。

当然,要把握每一个可以跟Sebastian独处的机会。

“好好。”看到Chris答应了,Sebastian终于放下悬着的心,傻乎乎的对着他笑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把自己卖了还帮对方把钱数好了放倒人家口袋里。

“别笑。”Chris简直要被他折磨疯了,脱口就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Sebastian刚醒来双眼水润润的,嘴唇刚被Chris吻得有点肿而且还更红润,就这么对着他露出小白牙笑得一脸阳光的,这根本让人把持不住。

“为什么?”Sebastian不知道哪儿又做错了。

“… …你流口水了。”

刚说完Chris就想用美队的盾把自己敲晕。好了,气氛刚好点,又弄尴尬了。

Chris Evans,你活该。


TBC.

————————猕猴桃分割线————————

不知道电影做好了以后剧组会不会组织演员们看一次电影,这完全是我瞎掰的,主要是想让他们两个凑在一起看一场电影。

seb睡觉那段的样子完全是他的本色演出,小伙伴们应该都看过他那张昂着头睡得特别香、嫩的一塌糊涂的动图吧,看得我简直口水泛滥。

欲知后事如何请戳part2

评论(26)
热度(234)

© 打油诗Sunday | Powered by LOFTER